358團團部。

徐大龍刺殺李福英的時候,楚雲飛也從收音機裡聽到了,他一直惦記著徐大龍的安危,多次給二戰區長官部發電報,詢問徐大龍是否平安脫險。

當他得知徐大龍平安歸來,一直懸著的心才放了下來。

見到徐大龍,楚雲飛十分高興地說道:“大龍兄弟,你可真是好樣兒的。”說著,就上前擁抱了他。

楚雲飛是一個嚴肅的人,隻有見到徐大龍的時候,纔會這個樣子。

358團的軍官們紛紛上前跟徐大龍問好,看得出來,大家跟徐大龍都很親近。

林雪瑩跟著徐大龍,發現他無論走到哪裡,都受到了尊敬和歡迎,像是一塊磁石一般,周圍的人都深深受他的吸引,尤其是他手下的那些弟兄們,對他的愛戴都是發自肺腑的。

林雪瑩越發的對這個謎一般的男人感興趣了。

楚雲飛等人設宴款待了徐大龍等人,酒宴上的氣氛十分熱烈,大家都紛紛地跟徐大龍喝酒。

徐大龍來者不拒,卻絲毫冇有醉意。林雪瑩對他的酒量感到十分吃驚。

這時,楚雲飛說道:“大龍兄弟,我家小妹也關心你呢,她前兩天還來信問你的情況。小妹說她把你寫的那些歌唱給了同學們,結果在整個重慶都引起了轟動。真是想不到,你竟然還是一位音樂家呢。”

林雪瑩默默地望著談笑風生的徐大龍,真不知道這個男人身上還藏著多少不為人所知的秘密。

聽到徐大龍和楚雲飛的對話,林雪瑩感覺到徐大龍跟那位楚小姐關係似乎很親密。

她的心裡忽然感到有些刺痛。

這時,徐大龍說道:“楚長官,你給我的那部電台,孫副官已經給我了,謝謝了。”

楚雲飛笑道:“大龍兄弟,你臨行之前,我就說等你回平安回來,我還會送你一份禮物。你這次在二戰區長官部那裡有了不小的收穫,我再給你錦上添花吧。”

楚雲飛等人早已經準備好了要送給徐大龍一些禮物,聽到楚雲飛的話,參謀長方立功就從口袋裡取出了一份清單,交給了徐大龍。

徐大龍很會做人,對彆人給自己的好處,當然是要公開地表示感謝了,他拿起清單念道:“75mm山炮一門,炮彈36發,迫擊炮4門,炮彈120發,捷剋剋式輕機槍6挺、子彈1萬發。”

唸完之後,徐大龍高興地說道:“楚長官,各位長官,你們對兄弟我真夠朋友,實在是太感謝了,來,我敬各位長官一碗。”

他們喝酒,本來用的是酒杯,徐大龍說一碗,就真的拿過一隻碗,在碗裡倒滿了酒,咕咚咕咚像喝白開水一樣,直接就灌了進去。

“好酒量。”眾人紛紛誇讚道。

方立功知道楚雲飛十分欣賞徐大龍,他本人對徐大龍也十分佩服,因此也願意跟徐大龍結交。

他是個細心的人,問道:“徐兄弟,你如今有了電台,不知道有冇有報務員?如果需要的話,我們可以派人去幫助你們培訓。”

聽到這裡,林雪瑩心裡咯噔一下,不由得有些緊張地望著徐大龍。

徐大龍笑道:“參座,您真是心思縝密,考慮問題如此的周到,兄弟我十分佩服,也十分感謝。

不過,我現在已經有了一位電訊專家,就是這位林小姐,她會幫助我們培訓報務員的。”

聽徐大龍這麼說,眾人都把目光望向了林雪瑩。

此時的林雪瑩一身便裝,徐大龍也冇有介紹她軍統的身份,大家都認為她是徐大龍的朋友。

方立功笑道:“林小姐人纔出眾,想不到,竟然還是一位電訊專家,失敬失敬。”

林雪瑩聽到徐大龍的話,心裡踏實了下來,還感到了一絲溫暖。

她看到眾人望著自己,嫣然一笑,說道:“電訊專家不敢當,對於報務也隻是略知皮毛。各位長官,我敬大家一杯,先乾爲敬。”

說著她端起酒杯,將杯中酒一飲而儘。

“好酒量。”358團的軍官們本身就對林雪瑩這位美女有好感,看到林雪瑩豪爽的樣子,都很高興。

楚雲飛問道:“從這裡到馬武山還有一百多公裡,那可都是敵占區,你帶著這麼多的物資,怎麼過去啊,要不要我派兵護送你們?”

徐大龍說道:“感謝楚長官。吃完飯後,我會派人回去通知我們的人過來接應,萬一路上遇上日偽軍,正好讓他們嚐嚐你們送給我的那些武器的厲害。”

說實在話,聽到楚雲飛說要派兵護送徐大龍,方立功的心裡還真有點不願意,因為在路上很有可能會遇到日偽軍,如果打起來,一定會給358團的官兵造成不小的損失。

他原本還想找藉口推掉這件事情,冇想到人家徐大龍做事就是不一樣,一言一行都讓人舒服。

他由衷地讚道:“徐兄弟真是豪邁。”

徐大龍說道:“楚長官,我們的人過來還需要一定的時間,這兩天恐怕還要在這裡叨擾。”

楚雲飛高興地說道:“我正想留你多待幾天,咱們兄弟好好嘮嘮。”

徐大龍等人在358團待了兩天,楚雲飛隻要有時間就跟徐大龍談話。

他有一種感覺,跟徐大龍交談得越久,就越發現徐大龍學識的淵博,簡直可以用深不可測來形容。他很想把徐大龍拉到自己這裡來。

這天晚上,楚雲飛單獨請徐大龍喝酒,藉著酒勁,楚雲飛說道:“大哥我有一句話,不知當講不當講。”

徐大龍說道:“楚大哥,有什麼話你儘管說。”

楚雲飛說道:“大龍兄弟,八路軍雖然不錯,可是畢竟是雜牌部隊,果軍纔是正規軍,以兄弟你的才能,不如加入到果軍裡麵來,隻要你肯過來,大哥我有很多的人脈,一定會向上峰保舉你,將來你的成就絕不會在我之下。”

楚雲飛說這話,從他的角度來說,完全是出於好意,可是,徐大龍是知道曆史的走向的,自然是不會脫離八路軍,去加入晉綏軍的。

他說道:“楚大哥,你的一片心意,我心領了,你對兄弟我的一片情意,我打心眼兒裡感激。

不過,我這個人念舊,我們團長李雲龍對我有知遇之恩,把我從炊事班的一個夥伕一手培養起來。這做人不能忘本,我是無論如何不能背叛我的老長官的。”

楚雲飛聽到這裡十分感動,他說道:“大龍兄弟,你為人真是仁義,我真羨慕雲龍兄。隻是太可惜了,要是我早認識你就好了。

既然你做人仗義,我也不能壞你的名聲。這件事情大哥我也就不再提了,我是交定了你這有個朋友,今後如果有什麼需要的,你儘管派人來知會一聲。”

第二天一早,孫德勝、王承柱帶領著馬武山遊擊隊的全部騎兵趕了過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