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大龍、鄭喜榮等人仍然穿著日軍的軍裝,李坤、王耀輝、林雪瑩等人都穿上了黑色的夜行衣,淩晨兩點他們離開了客棧,先去了偽警察所。

他們首先要解決這裡的偽警察,因為警察所和商會會長的家就隻有一牆之隔,必須先解除後顧之憂。

來到了偽警察所之後,魏和尚上前敲門。

聽到了敲門聲,裡麵傳出來了不耐煩的聲音,有人問道:“誰呀?三更半夜敲什麼敲?”

魏和尚說道:“八嘎呀路!開門滴,快快滴!否則死啦,死啦地。”

裡麵的人聽到外麵來的是日本人,趕忙過來開了門,看到了徐大龍等人,他點頭哈腰地說道:“太君這麼晚了,你們有什麼事嗎?”

徐大龍對他說道:“把你們的人都叫到一間屋子裡來,我地有話要問。”

偽警察們從被窩裡爬起來,衣衫不整地來到了一個屋子裡。

偽警察所長問道:“太君,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們效勞嗎?”

徐大龍懶得跟他們廢話了,他一揮手,鄭喜榮、魏和尚和王金科就端著槍對準了他們,隨後就將他們捆了起來,把嘴也堵住了。

徐大龍等人一邊捆綁偽警察,他們之間還相互交流,說的是真正的日語,他們這樣做的目的,就是要讓這些偽警察弄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。

解決了偽警察之後,眾人就來到了漢奸商會會長的家,他們如法炮製,把漢奸商會會長全家都關押了起來。辦完了這些事情,他們纔出來,把王耀輝等人叫了進來。

王耀輝十分感慨,原來人家要發財,根本就用不著他們幫忙,人家之所以叫他們來,就隻是給他們一個發財的機會。

他越發的覺得徐大龍為人仗義,打心眼裡願意交他這樣的朋友。

搶劫行動進行得很順利,不久以後,他們就離開了鎮子。

眼看著就要分手了,王耀輝真的有點捨不得徐大龍了,最捨不得的就是林雪瑩。

她很想跟徐大龍說點什麼,可是當著這麼多人也不方便多說什麼。

徐大龍對王耀輝說道:“王組長,有件事情能不能商量一下?”

王耀輝雖然冇有細數,可是他知道這一次他們分到的錢少說也有幾千大洋,這可比他們一年的經費還多。

他正在興頭上,說道:“大龍兄弟,咱們是自家兄弟,不用這麼客氣,有什麼話你就直說。”

徐大龍說道:“兄弟我最近弄了幾部電台,可是冇有人會使,你能不能派個人幫助我們培養幾個報務員,你放心,等我的人學會之後,我會安全地把他送回來的。”

王耀輝滿口答應,他對林雪瑩說道:“林中尉,你跟大龍兄弟熟悉,要不你就辛苦一趟?”

林雪瑩正中下懷,說道:“卑職聽從組長安排。”

其實徐大龍並冇有打林雪瑩的主意,他以為王耀輝會隨便派一個人跟著去,冇想到竟然會派林雪瑩,對於這樣的結果,徐大龍當然很開心了。

他笑道:“那就謝謝王組長了。”

說完,他轉向林雪瑩,說道:“林小姐,那就辛苦你了。你出來得倉促,冇有帶隨身物品,這個不必擔心,在路上,你需要什麼都會替你購置齊的。”

林雪瑩一語雙關地說道:“我相信徐長官,一切聽你的安排。”

辭彆了王耀輝等人,眾人踏上了前往二戰區長官部的路途。

李誌民和趙東昇已經告訴過徐大龍,讓他直接前往總部報到,說總部首長點名接見他。

可是徐大龍卻不想這麼做,他必須要先去二戰區長官部。一方麵他是要向二戰區長官部參謀長當麵交差,最關鍵的是他不能白替二戰區長官部幫忙,還要從那裡撈夠油水才行。

二戰區長官部。

聽說徐大龍等人回來了,參謀長立刻就接見了他們,他對徐大龍和李坤的太原之行大加讚賞,並親自設宴款待了他們。

在酒宴上,趁著參謀長高興,徐大龍說道:“參座,卑職如今帶著一支遊擊隊獨自在敵占區裡打遊擊,無論是武器彈藥、吃穿用度都要卑職自己來解決,您看不不能給卑職解決一些武器彈藥和生活物資?”

參謀長早已經做了重獎徐大龍的準備,他笑道:“這次成功地完成了刺殺叛徒李福英的任務,為二戰區長官部解決了很大的難題,對你的獎勵是必須的。我決定獎勵你法幣兩萬元整,至於武器彈藥和其他的物資,你開出一個單子來,給了李坤就行。”

徐大龍眉開眼笑,說道:“參座,真是太感謝您了,原來我還有些不好意思向您開口呢,李長官說,參座您是大人物,胸懷寬廣,為人十分慷慨,果然如此。

我回去後,對我的弟兄們一說,大家都會感激參座的慷慨大方的。”

徐大龍的這一番話,既拍了參謀長的馬屁,也討好了李坤。

參謀長很喜歡徐大龍,他哈哈大笑,說道:“徐大龍,我很看好你,今後有什麼難處,儘管找李坤。”

聽到這話,徐大龍更高興了,他趕忙站起來,雙手捧著酒杯,恭恭敬敬地向參謀長敬酒。

回到了住處之後,徐大龍也不客氣,直接開列了一張物資清單,上麵寫著:“軍用電台兩部,步兵一個連的裝備,戰馬30匹。”

寫完之後,他把清單交給了李坤,說道:“李長官,您看這樣行不行,不過分吧?”

李坤笑道:“不過分。不除掉李福英,還不知道會引起多少人投敵叛國呢,那造成的損失就不知道有多大了。”

說完,李坤拿起筆來,在清單上加上了迫擊炮五門、炮彈三百發、捷克式輕機槍十挺、機槍子彈兩萬發。

寫完後,他說道:“大龍兄弟,你看夠了嗎?”

徐大龍心花怒放,恨不得在李坤的臉上親一下,他笑道:“李大哥,你對兄弟我真夠朋友,今後你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做的,儘管差遣。”

鄭喜榮、魏和尚和王金科一個個也是兩眼放光、滿麵笑容。

林雪瑩覺得徐大龍有些圓滑,不過卻並不討厭,看到他此時一副奸商的嘴臉,也忍不住笑了起來。

第二天一早,徐大龍等人就準備返回馬武山根據地了。

臨行之前,徐大龍去見了八路軍的王代表。

在徐大龍去太原之前,王代表還懷疑徐大龍冇有地下工作的經驗,擔心他完不成這次刺殺李福英的任務,從而給八路軍丟人。此時,他已經徹底改變了對徐大龍的看法。

見到了徐大龍,王代表滿麵笑容,高度讚揚了徐大龍的太原之行,說他為八路軍爭了光,他已經給總部首長髮去了電報,請求給徐大龍等人記大功一次。

徐大龍一高興,腦瓜一熱,拿出了一萬法幣交給了王代表。

王代表知道,二戰區長官部獎勵了徐大龍兩萬法幣,他們的辦事處經費實在是太緊張了,他原本有想跟徐大龍要的念頭,可是二戰區長官部明確說了,這些錢是給人家徐大龍個人的,他也不好意思開口。

看到徐大龍如此的大方,王代表滿麵笑容,他現在看徐大龍也越來越順眼了。

徐大龍之所以這麼做,是因為八路軍是有紀律的,一切繳獲要歸公,即便是二戰區長官部獎勵他的這些錢,按照規定,也是應該上交的。

他不能等著上級來跟他要這些錢,還不如爭取主動,這樣堵住了王代表他們的嘴,反而能落下1萬法幣。

這天上午,徐大龍在李坤的陪同下,從二戰區的後勤領取了武器彈藥。

李坤真的很夠朋友,還從後勤部給徐大龍要了一些望遠鏡、指北針等其他裝備,還有一部分藥品。

楚雲飛的副官孫銘一直就在二戰區長官部等著徐大龍等人,他也把自己領取的一部100w的電台交給了徐大龍,然後眾人一起前往358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