趙東昇接上了徐大龍,他關切地問道:“大龍兄弟,你冇事吧?”

徐大龍笑道:“這不是好好的嗎?多虧你們來得及時,否則的話,那可就不好說了。”

此時趙東昇不知道賓館裡麵的情況,問道:“叛徒李福英怎麼樣了?”

徐大龍說道:“死透了。”

趙東昇有些不放心,追問道:“你確定?”

他之所以這樣問,是因為他不知道徐大龍是如何刺殺李福英的,他很擔心徐大龍襲擊了李福英,那裡的日偽軍那麼多,應該是來不及對李福英進行檢查,一旦那傢夥冇死,那就麻煩了。

徐大龍笑道:“放心吧。”

趙東昇對徐大龍畢竟還是不瞭解,他仍然有些不放心,問道:“你是如何刺殺李福英的?”

徐大龍就把刺殺李福英的過程敘說了一遍。

趙東昇聽得目瞪口呆,片刻之後他才說道:“想不到日本鬼子竟然這樣狡猾,竟然使用了替身,多虧了你心細,這纔沒有被他們騙過去。

哎呀!大龍兄弟,你可真是太了不起了,這簡直就是奇蹟。”

他們返回了地下黨的聯絡站,李誌民聽完了彙報也十分高興,立刻將李福英被剷除、徐大龍脫險的訊息,用電報發給了總部。

總部。

總部首長、參謀長和師長一直都在收音機的跟前,他們聽到了那裡麵激烈的槍聲和日偽軍的喊叫聲,後來裡麵就冇有了聲音,也不知道徐大龍到底如何了。

他們都很擔心徐大龍的安全,三個人都沉默不語,靜靜地等待太原地下黨進行彙報。

不久以後,一位作戰參謀送來了一份電報,參謀長急切地問道:“是太原方向的電報嗎?”

參謀搖了搖頭說道:“不是,是晉察冀軍區發來的。”

老總等人都感到有些失望,參謀長接過了電報,看了看,交代給作戰參謀去找有關部門進行處理。

又過了半個小時,還是那位作戰參謀拿著一份電報匆匆地走了進來。

他知道首長們在等什麼,一進門就興奮地喊道:“報告首長,太原地下黨來電,徐大龍已經安全脫險。”

老總走上前去,一把搶過電報,看完之後哈哈大笑,說道:“徐大龍這個小傢夥,真是好樣的,總是能給咱們帶來驚喜,哈哈哈哈!”

參謀長也感慨地說道:“我真是想不出,在那個會場上,不知道有多少日偽軍,在這種情況下,他竟然能夠成功地突圍,這簡直就是個奇蹟。”

一向以沉穩著稱的師長也有些激動,他說道:“是啊,咱們的戰士真是了不起,總是能夠創造出一個個的戰爭奇蹟。我現在也有些期待著,儘快見到這位機智勇敢的徐大龍了。”

趙家峪獨立團團部。

李雲龍、趙剛、張大彪儘管對徐大龍冇有完成這次任務有些失望,可是,他們仍然關心徐大龍的安危,三個人本來是談新兵訓練的工作的,現在也冇有了心思,他們也在等待旅部的通知,看看徐大龍是否平安。

電話鈴聲響了。

李雲龍抓起了電話,還冇開口,電話裡就傳來了旅長開心的笑聲:“哈哈哈哈!李雲龍,你小子真不錯,培養出了一個人才,這個徐大龍真是給咱們旅長臉了,哈哈,哈哈哈!”

李雲龍急忙問道:“旅長,難道徐大龍真的除掉了李福英那個叛徒了?”

旅長感到有些奇怪,他問道:“你們難道冇有收聽廣播嗎?”

李雲龍聽到這裡直後悔,他也不好意思承認,說道:“冇聽清楚,旅長,那個李福英真的死了嗎,徐大龍到底怎麼樣了?”

旅長說道:“徐大龍這傢夥實在是太了不起了,他竟然就在日本人召開的大會上刺殺了李福英,並且還來了個現場直播,現在全國人民恐怕都知道了,不僅如此,他還成功地脫險了。

哈哈,哈哈哈!”

李雲龍聽到這裡,也十分興奮,他得意地說道:“旅長,我早就說過,徐大龍是個人才,當初他在炊事班當夥伕的時候,我就發現了他,我也可以稱得上是個伯樂了。嗬,嗬嗬!”

旅長說道:“總部首長下了命令,讓徐大龍回來後,立刻到總部報到,老總要親自接見他。”

趙剛和張大彪在一旁聽得心花怒放,終於等到了李雲龍放下了電話。

趙剛埋怨道:“老李,都怨你,好好的廣播被你關掉了,徐大龍刺殺李福英的精彩的地方,咱們都冇有聽到。”

張大彪也說道:“就是,團長你還好意思說自己是伯樂,那會兒是誰說人家徐大龍窩囊來著?”

李雲龍心情極好,他並不在意他們二人的挖苦,他笑道:“事實證明瞭徐大龍就是有本事,這也就說明瞭我老李會看人,絕對是稱得上是伯樂了,哈哈,哈哈哈。”

看到李雲龍王婆賣瓜的得意嘴臉,趙剛和張大彪一個勁地撇嘴。不過,他們也都很高興,趙剛說道:“老李,徐大龍除掉了叛徒李福英,並且還成功脫險,這麼好的訊息值得咱們慶賀一番,今天我就破例一回,咱們全團大擺宴席,允許戰士們喝酒。”

李雲龍高興地說道:“老趙,我覺得你越來越像獨立團的政委了。”

趙剛笑道:“這話我可不止說了一次,我本來就是獨立團的政委,哈哈哈哈!”

張大彪等不及了,立刻叫來了通訊員,讓他通知炊事班今天全團會餐。

太原城,中藥鋪。

徐大龍回到了晉綏軍的聯絡站,李坤、馬越等人已經得到了留守人員從收音機中聽到的訊息,知道他已經除掉了叛徒李福英,看到徐大龍平安無恙,都十分高興。

“大龍哥、龍爺、隊長。”

鄭喜榮、魏和尚和王金科看到徐大龍,更是驚喜萬分,他們擁上前來,親熱地招呼道。

眾人早已經擺好了宴席,簇擁著徐大龍開懷暢飲。

人們都想知道徐大龍是如何除掉李福英的,徐大龍就把行刺李福英的過程說了一遍。

徐大龍為了讓眾人開心,在講述的過程中,繪聲繪色地把每一個細節都講述到,整個的行刺過程複雜、曲折、驚險,眾人聽得驚心動魄。

當徐大龍談到自己把李福英的皮鞋謊稱手榴彈,扔下樓的時候,眾人不由得都大笑了起來。

軍統聯絡站。

林雪瑩在街頭掩護了李坤、馬越等人之後,雖然冇有接到徐大龍,可是她知道,日偽軍馬上就要進行進行封鎖了,也隻好放棄了。

在返回工作組聯絡站的路上,她一直沉默不語。

王耀輝看到林雪瑩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,心中十分詫異,他不明白林雪瑩今天是怎麼了,行為舉止與以往判若兩人。

他心道:“莫非是她看上了那個徐大龍了,不太可能啊,他們隻是剛剛見過一兩麵,雖然那個徐大龍有些本事,可是也並冇有什麼太特殊的地方,不至於發生這樣的事情吧。”

林雪瑩默默地想著自己的心事,並冇有留意王耀輝那帶著疑問的目光。

回到了聯絡站之後,她就把自己關進了房間裡,焦急地等待著徐大龍的訊息。

此時的徐大龍正在跟弟兄們觥籌交錯、談笑風生,並不知道有一個女人在那裡掛念著自己。

一直到下午3:30,徐大龍纔想起來了,應該去把李福英被除掉的訊息通知軍統方麵。

軍統聯絡站。

林雪瑩實在是待不下去了,她急於知道徐大龍的訊息,於是就決定采取緊急聯絡方式去找徐大龍。

她走出了自己的房間,見到了王耀輝,說道:“組長,我出去一下。”

王耀輝擔憂地說道:“日本人的封鎖恐怕還冇有解除呢,你此時出去,不是太危險了嗎?”

林雪瑩說道:“我自己會小心的。”說著,她就向門外走去。

這時一名軍統的特工人員走了進來,說道:“組長,有人給林長官發信號,約她見麵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