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在這時,街道對麵的屋頂上,忽然出現了一群身穿便衣的人。他們朝著那些日偽軍猛烈地開火,當場就打倒了好幾個日偽軍,日偽軍一陣混亂。

徐大龍看到這種情形,又連續兩個翻滾,然後爬起來穿過了街道,進入了對麵的一條巷子裡麵。

這些出現在屋頂上的人,是地下黨特工人員,領頭的就是趙東昇。

當時他們跟蹤那兩輛大巴車來到了這裡,隨後就調集鋤奸隊的隊員們趕了過來,正好接應到了徐大龍。

徐大龍跑進了巷子裡以後,看到了不遠處屋頂上的趙東昇,他喊了一聲:“不要戀戰,快撤!”

他腳下不停,直接繼續向前逃走。

地下黨的特工人員也邊打邊退。

街道上的日偽軍們看到這種情形,就朝著地下黨的特工人員追了過去。

突然,街道的拐角處又出現了一群便衣,他們手中拿著衝鋒槍和駁殼槍,朝著這些日偽軍又是一頓猛烈地掃射,打得他們人仰馬翻,有效地掩護了徐大龍和地下黨特工人員的撤退。

這些穿便衣的襲擊者動作也十分敏捷,他們打完之後,也迅速地撤離了。這些人是晉綏軍的特工人員,這些正是李坤、馬越、鄭喜榮、魏和尚、王金科等人。

原來,徐大龍走後,鄭喜榮、魏和尚和王金科都十分擔心他的安全。徐大龍擔心他們三個人不熟悉城裡的地形,因此也冇有安排他們跟隨地下黨鋤奸隊一起行動,萬一在戰鬥中走散了,他們人生地不熟的,一定會遇到危險的。

可是這三個人實在是不放心徐大龍,魏和尚坐不住了,他站起來說道:“咱們不能就這麼等著,必須去接應龍爺。”

鄭喜榮和王金科都冇有意見,他們就來找李坤和馬越,要求去接應徐大龍。

自從徐大龍走後,李坤和馬越也總覺得自己應該做點什麼。他們雖然不知道徐大龍到底會去哪裡,可是他們知道在市政廳那裡應該能夠得到一些訊息。

二人商量後決定,還是去接應一下徐大龍。

正在這時,鄭喜榮等人趕了過來,於是他們就乘車來到了市政廳。

他們趕到的時候,徐大龍早已經離開了,那些原本要參加大會的日偽人員也紛紛地往外麵走。

馬越攔住其中的一個人,從他那裡瞭解到,那些記者們乘坐大巴車朝著憲兵司令部方向去了。

他們也就趕了過來,可是他們仍然不知道徐大龍在哪裡,他們原先製定的計劃,就是襲擊日軍的憲兵司令部,既然找不到徐大龍,他們就準備在聽到槍聲之後,繼續在日軍的憲兵司令部製造混亂。

冇有想到他們歪打正著,正好趕上了接應地下黨的特工人員撤退。

地下黨的特工人員早已經都安排好了車輛,他們接上了徐大龍,迅速地離開了,很快就甩掉了大街上的日偽軍。

晉綏軍的人也迅速撤離,為了不引人注目,魏和尚等人乘坐著一輛貨運卡車,李坤和馬越乘坐了一輛小轎車,他們朝著不同的方向撤離。

魏和尚等人很順利地撤離了,可是李坤等人卻遇上了麻煩。

街頭上停著兩輛日軍的三輪摩托車,他們看到李坤等人乘坐的車輛經過,急忙追了上去。

李坤和馬越看到這種情形,知道這下遇到大麻煩了。他們必須儘快地甩掉這些日軍的追蹤,否則的話,用不了多久,聽到槍聲後,就會遭遇日偽軍的攔截,他們就無法脫身了。

馬越從轎車裡探出頭去用衝鋒槍朝著後麵的摩托車掃射,摩托車上的日本兵也架著機槍向他們開火。

由於雙方車速都很快,子彈冇有準頭,互相之間都冇有造成傷亡。

街頭上傳來激烈的槍聲,吸引了大批的日偽軍,他們紛紛朝著這邊趕了過來。

眼看著無法擺脫後麵追蹤的日軍,馬越說道:“李長官,到前麵拐彎的地方你就跳下去,我把他們引開。”

李坤很感動,可是他知道這不是爭執的時候,他點了點頭說道:“你們也注意安全。”

很快轎車就到了轉彎的地方,馬越命令降低車速,李坤打開車門就跳了出去,迅速地躲進了路邊的一家店鋪裡麵。

日軍的摩托車緊追不捨,他們也跟著拐了過來,眼看著無法脫身了,馬越等人心裡十分的鬱悶。

日軍的摩托車依舊在拚命追趕,他們冇有注意到,有一輛轎車在他們的背後快速駛來。

車窗裡有人探出頭來,突然朝著他們一陣猛烈地掃射。

摩托車上的日偽軍猝不及防,紛紛中彈斃命。失去了控製的摩托車,前麵那輛撞在了牆壁上,另外一輛摩托車壓上了馬路牙子,直接就翻倒在地。

那輛轎車也迅速地離開了。

馬越等人十分慶幸,他們三拐兩拐就徹底地消失在車水馬龍當中。

後麵的這輛轎車裡麵坐著三個人,坐在副駕駛座上的是王耀輝,坐在後座上的正是林雪瑩。

原來,軍統方麵是不打算參與徐大龍等人的這次行動了,因為他們現在已經冇有人手了。

林雪瑩的心情十分煩躁,隨著大會召開時間的臨近,她的心情也越發沉重了起來。

當她聽到收音機裡傳來徐大龍的喊話時,她終於忍不住了,說道:“組長,咱們不能就這樣,什麼也不做。”

王耀輝有些詫異地望著林雪瑩,不明白這個素來沉穩的女特工為什麼會如此的衝動。

他說道:“事情已經發生了,咱們現在趕過去又能做什麼呢?再說,咱們站裡還有幾個人?”

林雪瑩站了起來,說道:“咱們不能眼看著徐大龍一個人孤立無援,如果咱們組出不了人手,我一個人去。”

王耀輝看到林雪瑩一臉決絕的樣子,他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了,於是說道:“我跟你一起去,好歹幫一幫大龍兄弟。”

二人叫上一名司機,緊急地離開了聯絡站,朝著槍響的方向開去,正巧看到了日軍摩托車在追趕馬越等人,他們搞不清楚車上到底是什麼人,總之被日本人追趕的人,他們都要幫上一把,於是就向日軍發動了襲擊。

賓館。

眼看著徐大龍翻牆逃走了,島田嶼怒火中燒。他雖然也是經過訓練的特工高手,卻冇有膽量從窗戶跳下去,他從樓上跑到樓下,再跑出大門外,用了至少一分多鐘。

他站在街頭,除了見到地上倒著的那些日偽軍的屍體,哪裡還能見得到徐大龍的身影。

他氣得暴跳如雷,舉起王八盒子朝天連連開槍,直到子彈打光為止,這才頹然呆在了那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