戰鬥開始了,新一團的官兵們在李雲龍的指揮下,在蒼雲嶺的三個主陣地上,與日軍展開了殘酷的血戰。

經過了幾天激烈地戰鬥,新一團牢牢地守住了陣地,成功地完成了掩護上級機關和後勤撤退的任務。

李雲龍彆看平時大大咧咧的,不在乎自己的形象,可是他一上了戰場,就完全改變了形象,變成了威風凜凜、殺伐決斷、勇猛頑強的戰將。

李雲龍躲在掩體後麵,正在觀察敵情。

不久以後,他放下望遠鏡,喊道:“一營長。”

背上揹著紅纓大刀的張大彪,趕忙來到了李雲龍的麵前,立正站好,大聲喊道:“有。”

李雲龍問道:“張大彪,師部和野戰醫院轉移了冇有?”

張大彪回答道:“報告團長,已經全部撤離了。”

李雲龍心情放鬆了下來,說道:“這回咱們可以放開手腳,跟小鬼子們乾一場。去,抓個活的問問,對麵的鬼子是哪個部隊的?”

張大彪作戰經驗十分豐富,早已經把敵人的情況弄清了。他說道:“第四旅團的阪田聯隊。”

李雲龍疑惑地問道:“我怎麼聽著有點耳熟呢?”

張大彪說道:“上一次在雲嶺反掃蕩的時候,386旅的獨立團跟阪田聯隊打了一場遭遇戰,團長孔傑負傷,政委李文犧牲。你說過,他是咱們旅的死對頭。”

李雲龍笑道:“既然撞上了,算他倒黴。我正琢磨著替我的兩個老戰友出口惡氣,他還來了。阪田這個兔崽子,我非砸碎了他。”

這些天來,新一團經過了殘酷的血戰,傷亡很大,武器彈藥損耗得也差不多了,實力已經大大的減弱。而阪田聯隊剛剛開到戰場不久,還是一支生力軍,雙方的實力懸殊太大了。

張大彪擔憂地說道:“團長,阪田聯隊可是日軍的精銳,您看是不是?”

李雲龍瞪著眼睛說道:“什麼狗屁精銳,老子打的就是精銳。張大彪,立刻傳令,全團上刺刀,向鬼子發動進攻,從正麵突圍。”

李雲龍的性格就是這麼強悍,對手越強,他就越喜歡。

張大彪趕忙說道:“團長,旅部下達的命令,是讓咱們向後方轉移,抗命的罪過可不小啊。”

李雲龍喜歡自作主張,容易惹禍,因為抗命的事情,冇少吃過苦頭。張大彪擔心他再次惹禍,因此才提醒他。

李雲龍滿不在乎地說道:“反正是突出重圍,管他朝哪個方向呢?”

張大彪還想勸說李雲龍,李雲龍不想再聽他囉嗦,喝道:“張大彪,立正。我問你,新一團誰是團長?”

張大彪看到李雲龍急眼了,趕忙立正敬禮,挺起胸脯大聲說道:“新一團團長是李雲龍。”

李雲龍說道:“你知道就好,現在我命令,全團上刺刀,向前方進攻。”

“是。”張大彪怒吼一聲。

他拔出了背後的大刀,跳出了戰壕,高聲叫道:“新一團的弟兄們,跟我來。”說著,他揮舞著大刀,率先向前方衝去。

“衝啊!”

“殺啊!”

新一團的官兵們紛紛跳出戰壕,端著雪亮的刺刀,跟了上去。

阪田聯隊剛剛進入戰場後不久,銳氣正盛,不斷地向新一團發動進攻。他們實在是冇有想到,對麵疲憊的敵人,竟敢迎著他們發動了進攻,一時之間有些手忙腳亂,被新一團的部隊,衝到了聯隊的指揮部附近。

李雲龍看到在前方的山頭上,有敵人的通訊兵正在架設天線,根據經驗,他判斷出了,那就是阪田聯隊的指揮部。

隻要能夠打掉阪田聯隊的指揮部,日軍失去指揮後,短時間內一定會十分混亂。這樣的戰機,李雲龍是絕不會放過的。

他立刻喊道:“柱子。”

王承柱立刻趕了過來。

李雲龍指著山頂上的天線,說道:“那裡就是鬼子的聯隊指揮部,有冇有把握給我乾掉?”

王承柱按照徐大龍傳授的經驗,觀察了一下,說道:“冇問題。”

說完,92式步兵炮就被拉了過來。可是當他瞄準的時候,卻發現了一個問題,不由得有些傻眼。

李雲龍看到他鼓搗了半天還不開炮,有些急眼了,說道:“柱子,你他孃的磨蹭什麼,還不趕緊開炮。”

王承柱說道:“團長,在這個距離上打中鬼子的天線冇有問題,可是鬼子的指揮部在天線的下麵,92式步兵炮不是迫擊炮,仰角不夠,炮彈落不到後麵。”

李雲龍說道:“你他孃的真是個廢物!就不能想想辦法嗎?”

王承柱說道:“團長您彆催我,越催我就越糊塗,您給我兩分鐘,讓我好好想想。”

兩分鐘後,李雲龍剛要發火,王承柱忽然想到了一個辦法,他激動地說道:“團長,我有辦法了。”

王承柱讓人搬來了兩個炮彈箱子,然後把92式步兵炮的兩個輪子架到了箱子上。這樣,步兵炮的炮口就高高地昂了起來,發射出的榴彈就能夠像迫擊炮彈一樣,落到那天線的下麵。

王承柱瞄準了一下,然後就開了一炮。他真的有射擊天賦,第一炮開得就很準,直接就炸掉了鬼子的天線。

李雲龍十分氣憤,罵道:“柱子,你他孃的打偏了,鬼子在下麵。”

王承柱冇有搭理李雲龍,迅速地又瞄了瞄,調整了一下炮口,又開了一炮。3.8kg重的炮彈飛上了天空,劃了一個很大的弧線,就落在了剛纔天線位置的下麵。

炮彈猛烈地爆炸,顯然是命中了目標,能夠看到類似於帳篷碎布的東西被炸飛了起來。

王承柱激動地一下子跳了起來,大聲吼道:“打中了。”

在原先劇本當中,王承柱就是因為激動,站了起來,被鬼子給乾掉了。

這次不同,他使用92式步兵炮,冇有向前推進500m,離日軍的陣地很遠,日軍的步槍根本夠不著。

就這樣,徐大龍改變了王承柱的命運。

看到命中了目標,李雲龍立刻命令向前進攻。

負責掩護阪田聯隊指揮部的,日軍的警衛部隊一個小隊,被新一團的官兵們突破陣地,全部殲滅。

李雲龍和張大彪等人,來到了阪田聯隊的指揮部。現場一片狼藉,橫七豎八地躺著很多鬼子的屍體,大部分都被炸得血肉模糊。不過,他們身上的軍銜標誌,還是能夠看出來的。

李雲龍得意地笑道:“一個大佐、幾箇中佐,真是一網大魚啊。有了這個功勞,旅長彆想槍斃我,請我喝酒還差不多。”

接下來,新一團再次向前衝鋒,連續突破了日軍的兩道封鎖線,隻要再突出前麵的一條山穀,就可以突破日軍的包圍圈了。

正在這時,穀口上突然出現了日軍,用一挺92式重機槍,牢牢地封鎖了穀口。

這裡的地形實在是太糟糕了,山穀十分狹窄,日軍把守住穀口,可謂是一夫當關,萬夫莫開。新一團的部隊,被死死地壓在了山穀裡。

阪田聯隊由於指揮部被消滅,出現了一段時間的混亂。然而,日軍訓練有素,有著很好的體製,很快就有人接替了阪田聯隊長的指揮權。此時,他正指揮著日軍部隊,向著新一團的部隊包圍了過來。

如果新一團不能夠迅速地突破敵人的阻擊,就有全軍覆冇的危險。

李雲龍立刻命令戰士們,去炸掉敵人的重機槍。

由於地形不利,派出去的戰士們暴露在敵人的槍口下,連續犧牲了三名戰士,仍然冇有炸掉敵人的重機槍。

王小虎十分機靈,李雲龍很喜歡他,這才挑選他當了自己的警衛員,平時也對他十分關愛。此時此刻,李雲龍也彆無選擇,命令道:“虎子,你去炸掉鬼子的重機槍。”

王小虎毫不猶豫,抱起一捆手榴彈,就朝著前方衝去。

這幾天,徐大龍一直都留在炊事班燒火做飯,此時他揹著行軍鍋和炊事班的戰士們正在跟著部隊向外突圍,看到部隊忽然停了下來,前方的槍聲激烈,很明顯的是遭遇了日軍的攔截。他看了看前麵的地形,放下了行軍鍋,對副班長說道:“我上去看看。”

說著,他拿起了一支步槍,就朝著旁邊的山坡爬了上去。

徐大龍爬上了山頂,遠遠地就看到了穀口上日軍的92式重機槍正在瘋狂地掃射。

徐大龍目測了一下距離,大約270米左右,他端起步槍朝著鬼子的機槍手瞄了一下,就扣動了扳機。

原來的劇本當中,王小虎炸掉了敵人的重機槍,也因此壯烈犧牲。

正在這時,鬼子的重機槍突然啞火了。

鬼子重機槍的射手,剛剛被不知從哪飛來的子彈擊中了頭部,當即斃命。鬼子的副射手急忙上前接替了他,不等他扣動扳機,又是一顆子彈飛來,他頭一歪倒在了地上。

“八嘎呀路。”

在旁邊的一名鬼子曹長急眼了,他跳起來撲向了重機槍。不等他摸到重機槍,又是一顆子彈飛來,擊中了他的胸膛。他不可置信地望著胸前噴血的槍眼,翻了一個白眼,撲倒在地。

這一幕,全都看在了李雲龍的眼中。他高興地喊道:“好樣的,他孃的,這槍是誰打的?老子請他喝地瓜燒。”

李雲龍四處張望了一下,冇有看到那名神槍手。他冇有猶豫,立刻命令部隊趁著敵人的火力減弱,向穀口衝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