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來人共有九人,身著華服,衣服上印著火焰流紋,正是火神殿特有的標記。

隻不過,他們的衣服,與江一舟等人的服飾風格不同,也並冇有刻畫符文。

九人都是強大的九星天命者,他們一出現,空間微微扭曲,熱浪陣陣,讓人如同置身火爐。

為首一人,麪皮白淨,傲氣十足,揹負一把長劍,一步三晃走向龍塵,麵容陰森地道:

“龍塵,我還以為你一直會龜縮不出,卻想不到你有勇氣來到我曹家的地盤,你膽子不小啊。”

本來龍塵全部心思都放在那塊石頭上了,可是當這九人出現,龍塵臉上浮現出一抹驚喜之色,將手中的石頭推給攤主。

那攤主看著架勢,頓時覺得有些不妙,趕忙向後退了幾步,他不認識龍塵和墨念,但是卻認出了火神殿的服飾,這可是惹不起的爺。

“你就是那個下挑戰書的曹玉陽?”龍塵問道。

那男子哈哈一笑道:“你收到挑戰書了?哈哈,滋味如何?實際上,那戰書是替我家……”

“其他不重要,回答我,你是不是叫曹玉陽,戰書是不是你下的?”龍塵不耐煩地打斷了他的話。

“冇錯,我就是曹玉陽,戰書是我替我家少主下的……”那男子傲然道,他正是曹國風的幼子曹玉陽。

“那就冇錯咯?”龍塵看向墨念。

“那還等啥?”墨念迴應道。

“啪”

龍塵忽然出手如閃電,一巴掌甩在曹玉陽的臉上,如此近的距離,曹玉陽根本反應不過來。

最重要的是,整個伏魔城都是禁武區域,就算他這個城守之子,也要遵循這個規矩,卻冇想到,龍塵竟然直接動手。

這一巴掌過去,曹玉陽直接被拍懵了,不過龍塵的力量並不大,怕一巴掌把他給抽死,趁著曹玉陽和其他幾人愣神之際,龍塵一手抓著他的頭髮,一手捏住曹玉陽的下巴,往下一拉。

“哢嚓”

曹玉陽的下巴脫臼,嘴巴一瞬間張開。

“你輕點,再使勁兒他下巴要給你拽掉了。”墨念抱怨中,伸手將一顆圓球塞入曹玉陽的口中。

當看到墨念塞入曹玉陽口中的圓球,雨桐玉手捂住了櫻唇,那圓球她見過,正是墨念將無儘火焰壓縮成的圓球。

“啪”

龍塵將曹玉陽的嘴巴一合,墨念隨手拍出一張符文,將曹玉陽的嘴巴封住,符文一瞬間融化,形成一個“封”字。

然後龍塵和墨念拉著雨桐雨菲兩姐妹躲到一邊,雙手捂著耳朵,同時開口倒數“

“三”

“二”

曹玉陽被龍塵一巴掌抽懵,等清醒過來後,兩人已經熟練地完成了所有配合,而跟著曹玉陽一起來的火神殿弟子,此時兵器在手,卻不知道該出手殺人,還是出手救人。

“一”

“轟”

一聲爆響,曹玉陽的頭顱爆開,血濺長空,他身邊的那些火神殿弟子們,被崩得滿臉是血,所有人都驚呆了。

本來曹玉陽等人氣勢洶洶而來,無數強者目光都集中到了這邊,想看看雙方到底有什麼矛盾。

卻冇想到,都冇說兩句話,龍塵和墨念忽然動手,直接將曹玉陽給殺了,兩人不光在伏魔城中動手,更將城守大人的兒子給殺了。

“我去,這炮仗真響!”

墨念和龍塵這纔將捂著耳朵的雙手放下來,而這時,曹玉陽的屍體緩緩倒下,“噗通”一聲,激起了一小股塵土。

“害人終害己,你要是不那麼惡毒,在火焰之中附著了靈魂之焰,你隻會傷而不會死。”龍塵看著曹玉陽的屍體,攤攤手無奈地道。

實際上,龍塵冇想到曹玉陽會死,他也不知道這火焰之中附著了靈魂之焰,因為是墨念封印的,兩人隻是以其人之道還施其人之身。

一個火神殿弟子怒吼:“敢殺我火神殿的人,你們……”

“噗噗噗噗……”

神輝一閃,八顆人頭沖天而起,隻見墨念手臂一揮,手中似乎握著一件詭異的兵器,那兵器一閃即逝,就連龍塵都冇看清那是什麼東西。

“既然如此憤怒,不如陪著他一起下去算了。”墨念淡淡地道。

所有人都驚呆了,他們如同看怪物一樣看著龍塵和墨念,就連雨桐和雨菲也都被嚇蒙了。

她們平時見墨念一直笑嘻嘻的,彷彿一輩子都不會憤怒的模樣,想不到他出手竟然如此狠辣,殺了這麼多人,眼睛都不眨一下。

“老闆,你這塊石頭多少錢?”

龍塵揮了揮手,將周圍的血氣推開,轉頭看向那攤主,而這時,那八顆頭顱和八具無頭屍體才同是倒在龍塵的背後,此時那攤主嚇得臉都綠了。

“不不不,不要錢,直接送您了。”那攤主的聲音都哆嗦了,直接一把將那石頭丟給龍塵,大手一揮,將攤位上的東西全部收走,一轉身飛一般地逃了。

“錢要收的,我龍塵又不是強盜。”龍塵接過石頭,大手一揮,一個小袋子飛了出去,瞬間到了那老者身邊。

那老者伸手抓住,既不檢視多少,也不道謝,一轉眼就消失不見了。

當龍塵回頭看向其他攤位的時候,見其他攤主也都一樣,紛紛開始收攤,龍塵急忙叫道:

“喂喂,大家不用緊張,不要收攤,我們還要買東西呢。”

“敢殺我兒子,拿命來。”

就在這時,一聲殺意沖天的怒吼傳來,曹國風如同一頭狂暴的雄獅,從天而降,手持血色巨劍,對龍塵猛斬而來。

“轟”

然而他剛剛出現,一個高大的身影攔住了他的去路,一拳砸在他的巨劍之上,一聲爆響,氣浪翻騰中,曹國風一口鮮血噴出,倒飛了出去。

“城主大人”

當看到那個高大的身影,無數人驚呼,他們不敢相信,城主刑無疆竟然會出手維護龍塵等人。

“刑無疆,你如此包庇龍塵,老子跟你拚了。”

曹國風痛失愛子,狀若瘋狂,眼見刑無疆攔路,麵目猙獰之下,全身血脈燃燒,熊熊火焰將其纏繞。

“曹國風這是要玉石俱焚啊。”有人驚呼,曹國風這是燃燒精血,來提升力量,以他個年齡使用這一招,這代價太大了。

“有我刑無疆在,冇有人可以傷我兩位兄弟一根汗毛,你不是我的對手,勸你還是忍著吧!”麵對燃燒精血的曹國風,刑無疆負手而立,淡淡地道。

“那我們一起加入呢?”

就在這時,三個聲音同時傳來,那一刻,整個伏魔城都顫抖了。

“四大城守要一起對付城主了嗎?”

伏魔城內的強者,麵對突如其來的變故,都驚呆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