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現在能救您的,也隻有華醫生了。”羅賓歎了一口氣,小心翼翼的提醒,“但是殿下,您和她,大概率是不可能的,您可要保持清醒啊。”

“因為l麼?”威廉王子顯然不死心,“我現在是不能跟他比,但倘若有一天,我恢複健康,繼承王位,那就不一樣了……”

“繼承了王位,婚事就更由不得自己了。”羅賓提醒道,“到那個時候,您就需要娶一個能夠幫助您穩固王位的人……”

“l說得對。”威廉王子想起冷帝風的話,心中燃著希望,“身在穀底,纔會身不由己,我們拚命站到世界的頂峰,就是為了做自己!”

“這……”

“若我這一生隻能身處黑暗也就罷了,但有早一日,我若是能夠站在世界頂峰,成為王者,我一定會娶我心愛的女人為妻!”

威廉王子心裡滿懷希望,就是這個希望,一直支撐著他熬過這漫長的黑暗歲月!

羅賓不忍再勸他,也不忍掐滅他好不容易燃起的希望。

在華小佛出現之前,威廉王子幾乎已經認命了,是她的出現點燃了他生命的光,所以,哪怕追逐這道光需要付出千辛萬苦,他也在所不惜!

至少,這樣,他的生命有了盼頭,有了意義,有了動力,也有目標……

華小佛回到家,還在想威廉的病情,她心裡已經有七八分的肯定,威廉是被人給害了,雖然現在肉眼看不到中毒跡象,但明天檢查出來應該就能肯定了。

她曾經聽羅賓說起過皇室的黑暗與算計,還記得初次見到威廉的時候,他那蒼白的臉和憂鬱的眼神……

他第一次笑,還是她帶著他出去曬太陽,救了一隻受傷的小鳥,看著小鳥撲閃著翅膀飛到天空,他的臉上露出了從未有過的笑容。

當時,他說,他多麼希望自己像那隻小鳥一樣,可以自由自在的飛翔……

從此,華小佛就下定決心,一定要治好他的雙腿。

隻可惜後來瑣事纏身,她一直到現在都冇有時間去研究治療方案,而他的腿疾已經越來越嚴重了……

華小佛心裡不免有些愧疚。。

“咚咚咚!”這時,外麵傳來敲門聲,“祖宗,球叔回來了!”

“我馬上下來。”

華小佛披上外套,下樓去找他們。

球叔常年在外奔波忙碌,一個月隻有幾天在家裡,每次回來都要召集大家開個會。

球叔和姑奶奶曾經都是頂級特工,退下來之後浪蕩江湖,一生未婚無子。

後來偶遇華小佛和白皓,四人曾共同經曆一場生死劫難,患難與共,之後便成為了家人……

共同創辦了“中華孤兒院”,但是因為他們的資金有限,之前孤兒院都是寄托於另一個基金會名下……

今晚,球叔主要說了基金會的事情,那個基金會爛到底了,上層管理裡麵的人幾乎全都在吃錢,華小佛之前轉進去的賬目都被黑了不少。

球叔昨天連夜趕過去扣住那些人,逼著他們簽署協議,讓中華孤兒院安然退出,還把華小佛寄存的錢退了回來。

現在,孤兒院要麼再重新找其他的基金會入駐,要麼就自己成立基金會,但那需要一筆天文數字……

說完這些,三個人都看著華小佛,孤兒院是她的理想,這些年主要的資金都是她出的,自然由她做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