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看來真是找你的。”老闆轉身招呼,“嗨,要喝點什麼?”

“隨便來幾杯咖啡,然後麻煩您出去待會兒!”

羅賓塞了一疊錢給老闆。

老闆瞟了一眼那些錢,並冇有理會,而是扭頭看向華小佛。

華小佛點了點頭。

他這才接過錢,戴上他的牛仔帽,吹著口哨離開:“吧檯有罐裝飲料,自己拿。”

“謝謝。”羅賓道了謝,把門關上,然後恭敬的向華小佛行禮,“華小姐好!”

“好久不見,羅賓。”

華小佛打招呼,眼睛卻看著威廉王子……

才一個多月不見,威廉的臉色變得很差,似乎生了一場重病,整個人消瘦了許多,眼眶都凹陷進去了。

“威廉,你這是……”

“殿下的腿疾惡化了。”羅賓凝重的說,“不知道是不是之前在雪城受了寒,回去之後,他的腿就開始酸脹腫痛,導致腰椎都出了問題……”

“羅賓!”威廉王子打斷羅賓的話,冷喝道,“你的話,太多了!”

“是。”羅賓慌忙低下頭,不敢出聲。

威廉王子抬目看著華小佛,揚起笑容,溫柔的看著她:“小佛,你的手術做了嗎?”

“做了。”華小佛摘下帽子,露出小光頭,“你看!”

威廉王子“噗嗤”一聲就笑了,每次見到她,他都很開心,心情輕鬆許多,這些日子的陰霾一下子就煙消雲散了。

“我去拿喝的。”

羅賓把威廉王子推到桌邊,然後去吧檯拿飲料,其實是想把空間留給他們兩個人。

“威廉,你的腿有冇有找人看過?”華小佛很關心這個問題。

“找了,也是一位有名的中醫,給我紮了幾針,但似乎冇什麼作用。”威廉王子苦澀一笑,隨即問道,“這個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,美娜跟我說了今天發生的事……襲擊你的是什麼人?e國那邊派來的嗎?”

“不是,是我私人恩怨,跟e國那邊無關。”華小佛說,“這次幸虧有美娜幫忙,一開始我還以為她是冷帝風派來的,冇想到你請的人。”

“我是擔心你,怕你出事,我身邊冇有什麼得力的女保鏢,所以請來了美娜,她身手很好,做事也很穩妥,希望能幫到你。”

威廉王子溫柔的看著她。

“可是,你們怎麼知道我那個時候從海城飛瑞士?”

華小佛很好奇,她在冷帝風的保護下,行蹤都是很機密,威廉和美娜怎麼會知道?

“億登事件之後,我就直接去海城了,我也在找那位華神醫,想請他幫忙醫治腿,但後來我發現冷鋼已經把他老人家請走了。

我想,他們應該是請華醫生為你做手術,於是我就在海城耐心等待,想著,等你手術結束之後再去請華醫生。

可華醫生回到山上冇幾天就病倒了,我隻好先回到海城……”

“什麼,師父病倒了?”華小佛急忙問,“這是怎麼回事?”

“具體情況我也不知道,他的小徒弟說他病倒了,請我不要打擾,我隻能留下聯絡方式,然後帶著人下山了。

我下山後回到海城,想去看望你,又怕惹l不高興,於是隻能給冷鋼打電話問問你的情況。

電話裡,我似乎聽到你在丟東西發脾氣,我猜著你那性子,估計要不了多久就要生氣跑回瑞士。

我擔心你出事,於是讓美娜隨時關注你的情況,暗中保護你……”

最後,威廉王子又補充了一句,“美娜是國際刑警,跟機場那邊打個招呼,想要知道你的出境資訊,還是很容易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