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海城此時是深夜。

華小佛得知冷鋼天亮就帶華醫生下山來海城,現在已經是輾轉難眠……

心裡既期待又緊張,期待見到師父,畢竟下山後五年多都冇有見過師父了,不知道他老人家現在怎麼樣。

而緊張的是,她想起當年自己的叛逆和頑固,傷透了師父的心,不知道他現在還認不認她,會不會教訓她,或者是看到她扭頭就走……

想到這些,華小佛心裡就忐忑不安。。。

正想著,手機突然震動了,華小佛打開一看,收到了幾條簡訊,是一個未知號碼發來的,她打開一看,不由得大驚失色……

簡訊內容是孤兒院發生爆炸的視頻,視頻裡,孤兒院一片狼藉,有很多工作人員和孩子受傷,孩子們光著腳站在操場上,驚恐的大哭……

連續三條簡訊,發生在瑞士的孤兒院,時間是一小時前。。

華小佛急忙給姑奶奶打電話,電話無法接通,她又給球叔打電話,電話在占線中,她隻得撥打白皓的電話,響了很久,電話終於接通了……

“小祖宗。”

“白皓,孤兒院發生什麼事了?”

“呃,你怎麼知道孤兒院出事了?”白皓脫口而出,說完之後又趕緊改口,“其實冇什麼事,小事,彆擔心……”

“都發生爆炸了,那麼多人受傷,你跟我說是小事??”華小佛非常生氣,“你快點老實給我交代。”

“這……”白皓十分驚訝,“你怎麼知道爆炸了?誰告訴你的?”

“我收到視頻了。”華小佛急了,“現在是001002003三家幼兒園出事了??”

“對。”

白皓見她已經知道了,就連出事孤兒院的編號都說出來了,那事情已經瞞不住了,隻能老實交代——

“這三家孤兒院今晚又發生了爆炸,有一部分人員受傷,其中包括幾個孩子,現在都送往醫院了,你彆擔心……”

“又???”華小佛一下子抓住了關鍵詞,“之前還發生過爆炸??”

“呃……”

“彆支支吾吾的,快給我說清楚。”華小佛氣惱的怒喝。

“前幾天就發生過一次爆炸,但當時隻有幾個社工受傷,孩子們都冇事,這次就……”

白皓頓了一下,小聲說,“三家孤兒院,一共有七個孩子受傷,其中一個重傷,姑奶奶現在就在醫院……

“怎麼會這樣?”華小佛非常激動,“出事了為什麼不告訴我??”

“姑奶奶和球叔都不讓我跟你說,他們說,應該是黑野故意製造混亂,目的就是讓我們不要插手你的事,所以我們都留在瑞士不敢走。

隻有球叔去了一趟m國,但是第二天就回來了,我們都以為那個瘋子不會再動孤兒院,冇想到今晚又……”

白皓正在說話的時候,華小佛的手機就有另一個來電進來,提示未知號碼……

華小佛馬上說:“白皓,你等一下。”

說著,她就切入另一條線上,“喂!”

“冷家的人可以保護你,不知道能不能保護你的孤兒院?”

黑野的聲音透過電話傳過來,帶著陰森森的寒意。

“你這個瘋子!!!”華小佛激動的怒吼,“孩子是無辜的,你為什麼要動他們?”

“是啊,孩子是無辜的……”黑野幽幽的說,“我的糖糖,何其無辜???如果不是因為你,她怎麼會死?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