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兩人走出機場,正要乘坐計程車。

這時,一個奶聲奶氣的聲音傳來:“姐姐!”

華小佛回頭一看,又是剛纔那個孩子,她抱著一個布娃娃,乖巧的坐在石墩上。

“小朋友,我們又見麵了!”

華小佛跟孩子打招呼。

“姐姐,我叫糖糖,你叫什麼名字?”

小糖糖笑眯眯的看著她。

“我叫華小佛。”華小佛笑眯眯的看著她,“你爸爸呢?”

“爸爸去開車了,讓我在這裡等他。”糖糖很乖巧。

華小佛跟姑奶奶對視一眼,覺得不對勁。

如果那個人真的去開車,應該帶著孩子一起去纔對,而且,這裡是計程車通道,私家車不能開過來,他怎麼會讓孩子在這裡等?

莫非遇到了什麼事?

“車來了,我們走吧。”

姑奶奶不想節外生枝,拉著華小佛上車。

“姐姐你要走了嗎?”

小糖糖依依不捨的看著華小佛。

“嗯。”華小佛看著小糖糖孤零零的坐在石墩上,有些於心不忍,“糖糖,你一個人在這裡等爸爸,會害怕嗎?”

小糖糖點了點頭,眼睛一下子就紅了……

華小佛看著她楚楚可憐的樣子,不免有些心疼,於是做出決定:“彆怕,姐姐陪你。”

“真的?謝謝姐姐。”

小糖糖喜出望外,連忙跑過來拉著華小佛的手。

“小佛!”姑奶奶想要勸阻華小佛。

“姑奶奶,冇事的,我就陪陪這孩子,等她爸爸來了,我們馬上上車。”華小佛低聲說。

姑奶奶很無奈,但隻好陪著她一起等待。

小糖糖給華小佛介紹自己的布娃娃,還說她有好吃的糖果,在爸爸兜裡,等爸爸回來了,她要拿糖果跟華小佛一起分享。

華小佛開心的說謝謝,看到小糖糖披散的頭髮都被汗水汗濕了,她蹲下來給她編辮子,還將自己衣服上帶子扯下來為她綁辮子。

小糖糖拿出小鏡子,看著自己紮好的辮子,她笑得特彆甜。

自從離開家以後,她就冇有編過辮子了。

兩人有說有笑,很是開心。

姑奶奶掃了一眼周圍,冇有看到那個男人的身影。

人來人往的機場入口處,跟往常一樣平靜,但她總覺得哪裡不對勁……

這時,一個聲音突然傳來:“糖糖!”

“爸爸!”小糖糖回頭一看,爸爸從人群中快步走來,她欣喜的對華小佛說,“姐姐,我爸爸回來了!”

“那就好。”華小佛站起身,嚴肅的對那個男人說,“先生,孩子還小,請你不要把她一個人丟下,這樣很危險。”

男人看了她一眼,冇有說話,牽著小糖糖就走。

“你……”

華小佛還想說什麼,卻發現男人的右手有些不對勁,雖然他把手插在褲兜裡,儘量掩飾,但那緩緩溢位的鮮血,已經暴露了他的傷勢。

“彆多管閒事,我們走!”

姑奶奶也發現了,拉著華小佛就要離開。

這時,華小佛發現人群中有幾個戴著黑色口罩的黑衣人,他們正快步向糖糖爸爸走去,一隻手藏在袖子裡……

華小佛回頭,想要提醒那個男人。

就在這時,小糖糖突然掙脫爸爸的手,拿著幾個糖果,轉身向華小佛跑過來,“姐姐,給你糖果!”

“糖糖……”

男人急忙去拉糖糖,可已經來不及了。

“砰砰砰砰!”

槍聲突然響起,全都衝著男人而來。

可憐的小糖糖無意中替父親擋了一槍,小小的身體倒在了血泊裡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