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想多了。”球叔非常肯定,“暗夜組織雖然厲害,但也不會得罪冷氏。”

“那暗夜為什麼要幫那個瘋子調查小佛的底細?”姑奶奶問,“他們知道保護小佛的人是冷氏的人麼?冷帝風跟小佛的關係冇有公開,而且冷氏向來低調,幾乎冇有公開露麵……”

“交一次手就知道了。”球叔十分清醒,“一旦知道小佛背後的人是冷帝風,暗夜組織一定不會插手,那麼這件事就變成了那個瘋子的個人恩怨。

他一個人,傷不到小佛,怕就怕小佛一時頭腦發熱,又跑了出來,再加上對小糖糖的愧疚,對他心慈手軟,那就危險了……”

“那我趕緊再叮囑叮囑她。”姑奶奶有些急了。

“明天再說吧,現在她大概已經睡著了。”球叔說,“我這邊事情快處理好了,我馬上回來,你跟我說說小佛和冷帝風的事,如果冷帝風對她是真心的,我倒是很讚成他們在一起。”

“什麼真心的啊,那種人哪有什麼真愛,我看他就是一時新鮮……”白皓急了,“而且冷帝風也是個危險人物,在m國的時候開車撞傷了小佛,後來小佛中槍也是因為他……”

“有這回事?”球叔問。

“好像有,但具體細節我還不清楚……”

“我清楚,我最清楚,這個冷帝風真的很危險,他不適合小佛,小佛也不喜歡他,她一直都想著逃跑,是冷帝風強行將她軟禁在身邊的……”

“行了,我們見麵說。”

球叔和姑奶奶同時掛了視頻電話。

白皓心裡十分著急,當即處理好手頭的事,匆匆忙忙趕回家,準備去找球叔……

他覺得,他有必要把冷帝風欺負華小佛的種種惡行告訴球叔和姑奶奶,而且,他要趕去海城保護華小佛。

此時,華小佛睡得很沉,絲毫冇有察覺,有一個人影悄無聲息的溜進了彆墅。

這個人身手敏捷,直接從院牆翻進來,然後縱身一躍,跳到了二樓的陽台,正當他要闖入華小佛的房間時,樓下突然傳來一聲冷喝:“什麼人?”

接著,幾道強光直射過來,兩個保鏢迅速追過來……

那人來不及動手,就已經被察覺,隻好先逃離。

兩個保鏢馬上去追。

女保鏢冷畫冷莎立即進房間檢視華小佛的情況,見她安然沉睡,兩人才鬆了一口氣。

但她們不敢再離開房間,一人守在陽台,一人守在房門後麵……

半小時後,追蹤的隨從回來跟阿樹稟報:“樹哥,那人跑了。”

“調出監控,看看到底是什麼人。”阿樹吩咐。

“是。”

“其他人全力戒備,小心防範,保護好華小姐。”

“明白。”

部署完一切之後,阿樹把今晚的情況跟冷蕭和冷鋼彙報。

三人同時語音通話,得知這個情況,冷鋼很疑惑:“奇怪,到底是什麼人想襲擊華小姐?難道是億登或者三大家族的人?”

“如果是他們的人,就不會隻有一個了。”冷蕭很冷靜,“會不會是華小姐的仇家?”

“華小姐怎麼會有仇家?”冷鋼覺得奇怪,“她就一個醫生,而且身份一直很隱秘。”

“也對……”

“阿樹,好好保護華小姐,我再派幾個人過去。”冷蕭說。

“是。”

掛了電話,阿樹又安排人在彆墅周圍巡視,以保萬無一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