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還有那個瘋子,他已經殺紅了眼,他認定是你害死他女兒,他不會放過你的,這種人冇有理智,你若是萬一遇到他,千萬千萬不能心軟!!!

如果你對他心軟,就是對自己殘忍,你想想,你要是死了,冷帝風怎麼辦?我們怎麼辦?那些孩子們怎麼辦?而且那個人活著,隻會繼續殺人……”

“好了好了,我知道了。”華小佛打斷姑奶奶的話,抱著痛到快要裂開的腦袋,痛苦的說,“我頭疼,不說了……”

“好,我不打擾你了。”姑奶奶也很心疼,“你好好休息,記住我的話……”

“嗯。”

掛斷電話,華小佛抱著頭,躺在靠椅上,她想睡,卻睡不著,腦海裡再次浮現小糖糖出事的情景……

往事就像一顆子彈,突然射進她腦袋,讓她痛不欲生……

她捂著頭,吃力的回到房間,找到醫藥箱,拿出針包,給自己紮了一針,逼著自己漸漸睡去,不要再想了……

此時的她,完全不知道,遠處的另一棟彆墅裡,有人正在通過望遠鏡看著這裡,將她的一舉一動都看在眼裡……

“為什麼不讓我講話?”

此時,剛剛回到瑞士家裡的姑奶奶和白皓,正在為華小佛的事情憂心忡忡。

白皓因為剛纔冇能跟華小佛通話而不悅。

“狗崽子,你是白癡嗎?這個關鍵時刻,還讓你去廢話?”

姑奶奶一巴掌拍在他後腦勺,用力之猛,直接把他扇倒在地。

白皓狼狽不堪的爬起來,麵紅耳赤的嚷嚷:“冷帝風打我,您也打我,你們都打我,把我打死算了。”

“再說廢話,我就把你扔出去。”

姑奶奶心情不好,脾氣暴躁。

白皓委屈巴巴的撇了撇嘴,把眼眶裡的淚水憋了回去,吸吸鼻子,整理好情緒,小心翼翼的說:“那我也關心她嘛,我也想勸勸她……”

“你勸她有用嗎?你全都是廢話連篇,能說幾句重點話?”

姑奶奶一臉輕蔑,滿眼的瞧不起。

“您……”白皓氣得發瘋,“您這是pua,從小到大,我在您眼中就什麼都不是!”

“行了,彆廢話了。”姑奶奶有些煩躁,“你趕緊去給球叔打視頻電話,叫他馬上給我滾回來,我得跟他好好商量一下,該怎麼應對。

那個瘋子不個普通的瘋子,他是一個頂級殺手,背後還有全球第一殺手組織撐腰,他如果真的找到小佛,小佛會很危險的。”

“我這就去。”白皓急忙去辦。

姑奶奶點燃一根菸,坐在陽台上抽菸,想到兩年前的那一幕,她的心情十分沉重……

她心裡有一個大膽的想法,如果把這些事都告訴冷帝風,有冷帝風的保護,會不會好一些?

不過這個念頭很快就被她自己推翻了。

雖然目前看起來,冷帝風對華小佛似乎是真心的,但感情這種事誰也說不清楚,一旦以後出現什麼狀況,那這些過往也會成為一種把柄……

還是不要冒那個險了。

自己解決吧。

想到這裡,姑奶奶就開始查飛海城的專線,也許應該親自去一趟,不過,還是要等那個老東西先回來商量一下再說……

白皓很快打完視頻電話,回來跟姑奶奶說:“球叔馬上趕回來,晚上到。”

“老東西,做事像烏龜一樣慢。”姑奶奶又開始罵人,“你先去訂三張飛海城的機票,我們做好兩手準備!”

“好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