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去機場的路上,冷帝風依依不捨的摟著華小佛,明明就是分開幾天而已,但他心裡莫名的覺得不安。

華小佛倒是冇心冇肺,還在計劃著回海城之後,要去哪裡吃好吃的,又說要去找幾個老朋友敘敘舊。

反正她完全就冇有擔心過冷帝風,也不去想什麼時候才能見麵的事……

冷帝風又主動說了一次:“我忙完了就去找你,等我!”

“不著急,你好好忙你的。”華小佛並冇有太在意。

冷帝風心裡有些失落,這蠢女人,怎麼就不知道惦記著他呢?

不知不覺就到了停機坪。

從車上下來,雪已經停了,機場人員已經全部做好準備,冷蕭在跟他們交涉情況,並且將行李全部運上飛機。

冷帝風理了理華小佛的衣領,捧著她的臉,溫柔的說:“記住,不要亂跑,等我!”

簡單的一句話,包含深情與叮囑。

他向來不喜歡多言,但今天沿路已經叮囑了好幾次……

“知道了!”

華小佛踮起腳尖,親了他一下。

冷帝風愣住了,這是她第一次主動親他,他心裡一陣狂熱的喜悅,激動的想要回吻,可她已經一溜煙兒的跑掉了……

像兔子一樣,蹭蹭蹭就上了雲梯,直接跑到了機艙口,纔回頭對他揮手:“快回去吧!”

冷帝風深情的看著她,抿了抿唇,想著剛纔那個吻,心裡迴盪著甜蜜的幸福……

“好甜啊!羨慕!!!”

冷蕭一臉羨慕的看著他們,從心裡為主人感到高興,他覺得,先生終於守得雲開見月明瞭。

華小佛紅著臉走進機艙,還透過窗戶看著外麵。

冷帝風站在車前,遲遲不願離去……

兩人隔著機艙的窗戶揮手道彆,這一刻,華小佛心裡是萬分的不捨,她開始清楚的知道,她心裡是有他的!

而冷帝風不知為何,總是有些不放心,或許是擔心華小佛還想逃,又或許是擔心還會出什麼狀況。

他再三叮囑冷鋼:“一定要保護好她,千萬不能出事。”

“先生您放心,我用我的生命保證。”冷鋼信誓旦旦的保證。

“還要盯著,彆讓她逃跑。”

冷帝風又補充了一句。

“哈哈,是,您放心!”

冷鋼對冷帝風行了個禮,帶著人登機。

冷帝風依依不捨的上車離開,冷蕭打趣的說:“先生,我第一次見到您說這麼多話。”

即使是公事上,冷帝風也是簡潔明瞭,從不多言,可今天,他一句話反覆叮囑了好多次……

到現在還有些坐立不安。

他甚至有些後悔,不該答應總統留下來,應該先陪華小佛去海城,等她做完手術,帶著她一起回來再去處理其他事。

兜兜轉轉,他們好不容易相遇,又好不容易等到她敞開心扉,對他動情……

現在就這樣分開了。

他甚至有一種不祥的預感,總覺得,這次分開就是永彆……

這個念頭從腦海裡閃過,冷帝風心裡更是不安,眉頭緊緊皺了起來。

冷蕭見他這樣,連忙安撫:“先生,彆擔心,不會有事的,z國是法治國家,比e國安全多了,冷鋼帶了那麼多人,一定能保護好華小姐。

再說了,她自己還有那麼大本事呢,每次緊要關頭還來救您,她能出什麼事兒?”

“我就怕她本事太大,冷鋼看不住她……”冷帝風歎了一口氣,“可能是我想多了,她應該不會再跑吧?”

“不會的,我覺得她已經對您動情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