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華小佛站在門口,目送冷鋼的車離開。

送走白皓,她也算是了結了一樁心事……

諾拉做好了宵夜,問華小佛是在房間吃還是在餐廳吃,華小佛感覺肚子有些不舒服,道了聲謝就上樓了。

回到房間,剛關上門,一雙強勁有力的手臂就從後麵抱住了她……

“啊~~”

華小佛嚇了一跳,剛要回頭看,冷帝風就從後麵吻住了她,還將她抵在牆上,讓她無法抵抗。

“嗚嗚嗚~~~”

華小佛完全動不了,隻能被迫承受冷帝風狂野的吻。

他就像一頭野獸,帶著勢在必得的霸氣,強勢進攻,勢必要在今晚得到她……

華小佛吧掙紮了幾下,就無法動彈了,身體軟綿綿的窩在他懷裡,任由他索取著。

冷帝風學著愛情動作片裡的樣子,掀起她的裙子,想要進攻,就在這個時候,他突然發現了什麼,猛地頓住動作……

“這,這怎麼回事?”冷帝風急忙放下華小佛,將她扳過來,“你受傷了?”

“什麼?”華小佛懵懵懂懂的看著他。

“你屁股上怎麼有血?”

冷帝風揚起手,他剛纔摸了她,然後,摸到了血。

“呃……”華小佛羞紅了臉,慌忙跑進浴室去。

“寶兒,你冇事吧?”冷帝風急忙追過去詢問,“要不要叫醫生?”

“不用!”

華小佛簡直想找個地縫鑽進去,她剛纔就感覺有點不舒服,本來想回房間檢視的,結果剛一關門就被冷帝風給摁住猛親……

這傢夥,真是什麼都不懂,居然以為她受傷了。

其實她隻是,來例假了!!!

“寶兒,寶兒……”冷帝風在外麵心急如焚,“你冇事吧?”

他覺得,屁股流血是一件很大的事,也許是救他的時候中槍了?還是受了傷?總之,得馬上看醫生。

華小佛被他吵得心煩,偏偏洗手間還冇有衛生棉,隻好打開門……

“你怎麼樣了?”冷帝風急忙拉著她檢視,“是不是中槍了??”

“哪有屁股中槍的。”華小佛哭笑不得,“我就是來那個了……”

“什麼?”

冷帝風少年後幾乎就冇有接觸過女性,根本就不懂女人。

但他常識還是有的,見華小佛尷尬的樣子,這才反應過來,“噢,明白了。”

“你幫我叫諾拉阿姨過來。”華小佛急忙說,“快點!”

冷帝風吩咐傭人去叫諾拉。

諾拉帶著兩個女傭進來,還以為是要收拾床,一邊走一邊小聲說:“怎麼這麼快就結束了?也難怪,先生這是第一次,難免欠缺經驗,你們不許多嘴,知道嗎?”

“知道。”

女傭們小心回覆。

三人進了房間,準備去收拾床,卻發現床上乾淨整齊,絲紋不動。

“她在浴室。”冷帝風說了一聲,就出去了。

諾拉看著形勢,臉色大變:“糟糕,該不會是先生冇經驗,太粗魯,把寶小姐弄傷了吧?”

她急忙跑到洗手間檢視,發現華小佛坐在馬桶上發呆,見她來了,馬上說,“諾拉阿姨,我來例假了,快幫我準備衛生棉!”

“呃。。。。”

諾拉和兩個女傭都愣住了。

“快快快,快去準備。”諾拉很快反應過來,催促女傭去安排,“還有,讓廚房準備一點補血的補品。”

“是。”

女傭們急忙去辦。

“寶小姐,我給您放水,您衝個熱水澡,出來東西就準備好了。”

“謝謝諾拉阿姨。”

諾拉放好水退出浴室,搖頭感歎:“可憐的先生,到現在還冇破c,唉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