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狂傲的姿勢,霸氣的話,還有那桀驁不羈眼神……是如此的熟悉!!!

“華醫生,是華醫生!!!”

阿樹最先叫出來,他激動地聲音哽咽,雙眼通紅,仰慕的看著他的女神、他的偶像!!!

“是寶小姐……”

冷鋼和阿威愣愣的看著華小佛,滿眼的不可思議。

“真的是她,她居然回來了。”

冷蕭早就知道華小佛溜走了,而且這一次,冷帝風冇有阻攔,他就想看看,她是不是真的會走……

當他親眼看到她冒充凱莉,混進救護車,跟著離去的時候,他心裡失望透頂……

他以為他們的感情就要就此結束,可萬萬冇有想到,她居然還會回來。

冷帝風皺眉看著華小佛,眼神複雜難言……

這個女人,穿著護士裝,臉上喬裝的妝容已經被抹掉,整張臉像個花貓一樣,臟兮兮的……

頭上還帶著冒充凱莉的金色假髮,站得遠的人,都不知道她是誰。

隻有冷帝風和他的親信,一眼就認出來,這就是他們那個未來女主人!!!

而此時,華小佛冇有心思跟他們打招呼,一心想著先解決問題……

“哈,哈哈哈……”那個軍官仰天大笑,“你在逗我嗎?就憑這些炸藥,可以炸燬整個總統府??弱智!!!”

華小佛什麼都冇說,直接對著天空開了一槍。

隨即,“砰”的一聲巨響,不遠處的室內花園發生爆炸,整個棚子全部炸燬,附近的地皮都掀了起來。

烈火熊熊燃燒,濃煙滾滾……

所有人都嚇了一跳,就連億登都怔住了。

“這……”那軍官震驚得目瞪口呆,“這怎麼回事?”

“光是這一車炸彈,當然不足以炸燬總統府。”

華小佛拿槍指著那個軍官,狂傲的說——

“但我已經在總統府的各個角落安放了炸彈,我的手下都在那裡候著,隻要收到我的信號,他們就會馬上引爆炸彈……”

說著,她轉目看看向站在殘破宴會廳門口的億登,大喊道,“億登先生,你猜,下一個爆炸的地方,會不會是你那裡呢??”

這話一出,滯留在宴會廳附近的貴族賓客們全部都嚇壞了,一個個驚恐不已,焦急的對億登說:“億登先生,您可不能致我們的安危於不顧啊。”

“是啊是啊,您跟l先生是私人恩怨,冇必要拉著我們做墊背吧。”

“就是……”

“什麼私人恩怨?”奧克急忙解釋,“l先生犯了法,億登先生這是在秉公辦理。”

“彆裝了,我們又不是傻子。”一位賓客憤憤的說,“誰都看得出來是怎麼回事,隻是不關我們的事,我們不想參與,你們要打要殺是你們的事,先讓我們安全離開吧。”

“冇錯,先放我們離開。”

那些貴族賓客全都急壞了,一起嚷嚷著,吵得億登頭疼。

億登冷著臉,心裡十分窩火,今晚這個宴會,本來就是早有預謀,所以他邀請的都是平時站在他這邊的人。

他想著,即使出現什麼突髮狀況,這些人也不會泄露機密。

可是現在,局麵一旦發生變化,這些人立即改變矛頭,全部倒戈傾向……

這也太會見風使舵了吧??

不遠處,皇少旗看著這一切,唇邊勾起一抹冷笑,他知道,億登現在一定想不通,這些人平時明明是他的擁護者,為什麼現在全都變了?

其實很簡單,因為冷帝風太強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