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兩個人躲在殿內討論,而外麵,正打得熱火朝天……

億登有些氣急敗壞,他明明調遣了這麼多軍方的人過來,卻乾不過冷帝風和他的幾個手下。

先是炸了宴會廳,現在又炸了他兩輛軍用車。

惹得所有人都人心惶惶。

奧克匆匆前來稟報,那些賓客都已經快要鎮不住了,再拖下去,恐怕今天這些事會傳出去……

億登之前一直想要活捉冷帝風,所以手下動起手來都很小心。

可現在局麵混亂,他已經顧不上那麼多了,直接下令,不管是死是活,半小時內搞定。

奧克一聽就傻眼了,急忙提醒:“主人,這,這冷帝風若是真的死在這裡,咱們可不好交待啊……”

“交待?跟誰交待?”億登嘲諷的冷笑,“三大家族都站在我這一邊,他們冷氏都死絕了,隻剩下一個不成氣候的冷東城,那個冇用的東西,隻會跪在我麵前搖尾乞憐!”

“這……”奧克想想也是,冷氏雖然財勢傾國,但心不齊,一旦冷帝風死了,冷氏也就瓦解了,徹底落入億登的手中。

“隻是可惜了冷帝風那一身的能力。”億登頗有些惋惜,“三大家族加上冷東城,都比不上他一根手指頭,就因為這樣,我纔想方設法將他收入旗下,可他不聽話,那也怪不得我了!”

“可是總統先生那邊……”奧克小心翼翼的提醒,“就算彆人不追問,總統先生肯定會過問的。”

“一個老東西,遲早要下台的,我還怕他?”

億登目露寒光,野心勃勃,根本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。

奧克還想說些什麼,但最終還是把話嚥了回去,他知道,勸不住,也隻得由著他去了。。

軍方的人開始加大火力對付冷帝風,外麵的槍聲連綿不斷。

億登就站在被炸燬的宴會廳門前,冷眼看著這一切……

那眼神,帶著勢在必得的信心!

“去,叫人把所有燈都打開,我要親眼看到冷帝風死在我眼前!”

億登已經在幻想將冷帝風踩在腳下的情景。

奧克立即去吩咐。

很快,城堡內外的燈火全部亮起來,本來星星點點的城堡夜景,現在變得燈火通明,亮如白晝!

因為人數差距懸殊太大,再加上這裡是億登的地盤,冷帝風的人很快敗下陣來……

冷帝風和冷蕭冷鋼阿樹阿威等人,被困在宴會廳外麵的停車場裡。

軍方的人拿著重型武器將他們團團包圍,外麵還圍了一圈軍用戰鬥車。

簡直是密不透風,層層守衛!

這陣勢,即使是神仙,也是插翅難飛!

“冷帝風!”

億登拿著喇叭,居高臨下的對冷帝風喊話,——

“你在m國觸犯法律,亂殺無辜,侵占他人財物,被m國聯合商會告到七個部門。

我以副總統的身份勸導你配合調查,你不僅對我出言不遜,還炸燬我的宴會廳,簡直是罔顧法紀,膽大妄為!

你現在放下武器,配合調查,我還能饒你一命,否則,我就要將你就地正法……”

這番話說出來,簡直是義正言辭,為名除害。

不知情的人,還以為這位副總統有多麼剛正不阿。

隻有冷蕭他們這些知情人士,聽了這番話,簡直快要氣瘋了。

“他媽的,道貌岸然的偽君子。”

冷鋼氣得破口大罵,“我們先生去m國是擴大商業市場,什麼叫侵占他人財物?是他們一直在謀害我們,我們隻是在自保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