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隻是公事公辦!”億登理直氣壯,“那位牧師例舉了一大堆你的罪證,提交到律法部、軍部、等七個有關部門,甚至還給總統先生遞交了一份。

我也很無奈,但必須得秉公辦理,不然冇辦法跟人交待。當然,如果你能夠想開一點,讓我入駐冷氏,這件事就變成了家務事,我自然得親力親為,替你去處理。

不然,也隻能你自己去配合調查了!”

這番話,說得很不要臉。

就連皇少旗都撇了撇嘴,露出嘲諷笑容。

冷蕭義憤填膺,拳頭握得咯吱作響。

冷帝風什麼都冇說,隻是眯著眼睛,冷冷盯著億登。

“怎麼樣?要不然,再考慮一下?”

億登不想撕破臉,還想再給冷帝風一次機會。

可冷帝風根本不領情,直接說:“要考慮清楚的人應該是你,如果你執意這麼做,恐怕會後悔!!!”

“嗬嗬……”

億登嘲諷一笑,直接拍了拍手,外麵進來大批拿著武器的士兵。

為首的軍官直接走到冷帝風麵前,客氣的說:“l先生,請!”

“很好。”

冷帝風危險的眯起眼睛,陰冷的盯著億登。

與此同時。

華小佛所在的救護車即將開出總統府的大門,她從窗戶看到,不遠處還有一些軍用車開進來……

她心裡隱隱不安,這個副總統,調派這麼多人手,到底想乾什麼?

“公爵大人,您猜得果然冇錯,副總統先生要對付l先生,今天l先生恐怕是凶多吉少了……”

那個貴族的隨從突然用e語說了一句。

華小佛聽得一知半解,但也知道其中的意思。

貴族狠狠瞪了隨從一眼,隨從連忙閉嘴,不敢再多言。

車子還在往外麵開,突然,城堡裡傳來一陣爆炸聲,華小佛嚇了一跳,急忙扭頭看去……

是宴會廳的方向!

“天啦……”那個隨從嚇傻了,用e語說,“那個副總統該不會是要人命吧?謀奪家產不成,就想殺人,這也太狠了。”

“說不清楚……”貴族低聲說,“他們收到訊息,l要去z國海城,可能是要跟夜家聯手。

一旦冷夜兩家合作,那三大家族都要被踢出局,對這位野心勃勃的副總統也是個致命威脅。

所以他先下手為強,也不是不可能的。”

華小佛冇有聽懂,低聲問姑奶奶:“他們在說什麼?”

姑奶奶神色有些凝重,猶豫了一下,用中文將那些話告訴了她,然後補充道:“原來副總統以為冷帝風去海城,是要跟夜家聯手對付他們,所以才趕在今晚動手……”

“都是因為我。”華小佛的心一下子就亂了,“其實他是想帶我去治病,根本不是去找什麼夜家。”

“陰差陽錯……”姑奶奶也有些愧疚。

“你們在說什麼?”那個隨從冇有聽懂她們的中文。

“冇什麼……”

“停車。”

姑奶奶的話還冇說完,華小佛就用英文大喊,“快停車。”

“小佛,你要乾什麼?”姑奶奶急忙勸阻,“好不容易出來了,你現在回去,這是找死……”

“他因為我而陷入困境,我不能置他於不顧!”華小佛現在非常堅定,“如果他有什麼事,我會後悔一輩子!!!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姑奶奶你先走,不要再跟著我了。”

華小佛留下這句話,直接打開車門,縱身跳了下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