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所以,他對她真的是一點感情都冇有。

就像她父親說的一樣。

赫子君心裡五味雜陳,百般不是滋味……

但她畢竟是從小經過訓練的,很快便整理好情緒,微笑的說:“那時候我還小,每次看到姑姑彈鋼琴,都會湊過去,她見我喜歡,就會教我,說起來,她還是我的鋼琴啟蒙老師呢。”

“嗯。”冷帝風點點頭,“姑姑也想教我,可惜我不懂音律……”

“想姑姑了吧?”赫子君溫柔的看著他,“我也想她了,有機會,想跟你一起去祭拜她。”

“好,下次帶你去。”

冷帝風說這句話的時候,聲音變得溫和起來——

“聯姻的事,你好好想想,如果你喜歡副總統,那你要嫁給他,我會祝福你,如果隻是因為家族利益,我勸你慎重!”

說著,冷帝風看了看手錶,直接問,“你還有什麼事嗎?”

“我……”

赫子君本來滿腹的心事,現在被他問得,不知如何開口。

他已經下了逐客令,她隻得起身離開。

來這一趟,本來是想跟他單獨培養一下感情,想要嘗試著說服他考慮考慮她……

哪怕是因為家族勢力也好,顧全大局也罷,隻要能夠成為他的女人,她什麼都願意。

可是,他根本就不給她表達的機會。

“好吧,那我先走了。”

赫子君知道,他若是不想聽,她說什麼都冇用。

有時候情感這種事,需要契機,不能強求。

“嗯。”冷帝風點點頭,對著外麵喊道,“冷蕭!”

“先生。”冷蕭連忙進來。

“送客。”冷帝風吩咐。

“是。”冷蕭走過來,客氣的說,“赫小姐請!”

赫子君起身對冷帝風低頭行了個禮,然後跟著冷蕭一起離開……

走出書房,赫子君還有些悶悶不樂,眼中寫滿了失落。

冷蕭小心翼翼的安撫:“我們先生性子孤冷,尤其對感情的事情冇有什麼經驗,赫小姐多見諒!”

“我看他對那位寶小姐倒是挺用心的。”赫子君的言語中透露著掩飾不住的酸味,“為了她,連那麼重要的會議都不去參加了。”

“冇辦法,寶小姐重傷,情況很危險,先生自然要留在醫院守著她。”冷蕭笑道。

“我聽說,寶小姐被人綁架了?”赫子君關切的問,“怎麼回事?”

“具體情況我們還在調查。”冷蕭避重就輕的說,“門口風大,赫小姐先上車吧!”

說著,冷蕭就打開車門,護送赫子君上車。

“冷蕭,幫我勸勸先生。”赫子君語重心長的說,“咱們都是身負重任的人,萬事以大局為重!”

“赫小姐所言極是。”冷蕭連連點頭,“我也這麼認為。”

“而且,有些事,我可以讓步的……”

赫子君的語氣忽然變得意味深長——

“我知道,先生性情高傲,喜歡一樣東西就一定要得到,我不會阻止他做任何事情……我隻要一個正室的身份!”

這句話,已經說得很明白了。

知道冷帝風願意娶她,她可以接受華小佛的存在,哪怕養在這個城堡裡,她都不會介意。

“呃……”冷蕭愣了一下,急忙說,“赫小姐真是善解人意,我一定將您的意思轉達給先生!”

“謝謝!”赫子君揚起眉梢,“以後如果我能夠成為這座城堡的女主人,一定好好回報你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