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l先生會保護她的,e國是他的地盤,而且他身邊的人個個都是精英,冇人能動得了華小姐。”

羅賓苦口婆心的勸道,“殿下,咱們就彆多事了,安安心心的參加婚禮吧。”

威廉王子沉默片刻,低沉的說:“如果小佛冇事,我不會插手,如果不行,我必須帶她走。”

“唉……”

羅賓深深的歎了一口氣,不敢再多言。

他知道,威廉王子一旦決定的事情,冇有人可以改變。

他隻希望,冷帝風和華小佛的婚禮能夠順利進行,或者,華小佛能夠靠自己的能力離開……

無論如何,都不要牽連到他家主人了。

華小佛在車上,突然感到頭疼……

腦袋裡麵傳來劇烈的疼痛感,好像有一把錐子在狠狠撬著她的腦袋,想要將她的腦蓋骨撬開……

她單手捂著頭,閉著眼睛,感受著真實的疼痛感。

醫生的理智在告訴她,她的病情越來越眼中,那些金屬碎片正在壓迫著她的腦部神經,必須儘快做手術……

“寶小姐,您怎麼了?”副駕上的阿樹看到華小佛痛苦的樣子,急忙詢問,“是不是不舒服?”

華小佛冇有說話,單手抱著頭,另一隻手在摁著自己的合穀穴止疼……

“寶小姐……”

阿樹還想詢問,突然又頓住,她這個樣子好熟悉,似乎,之前華醫生頭疼的時候也是這樣。。

“怎麼了?”阿威連忙問。

“可能是不舒服,先把車停在路邊,讓寶小姐休息一下吧。”阿樹急忙說。

“嗯。”阿威把車停在路邊,“我去給寶小姐買一杯熱咖啡,你照顧好她。”

“好。”阿樹目送阿威離開,扭頭看著華小佛,小心翼翼的問,“您,您是不是華醫生?”

華小佛微微一怔,抬頭,透過模糊的視線看著他。

“真的是你?”阿樹從她的反應裡得到了答案,“我早就覺得有點像,雖然衣著不一樣,但聲音,說話方式,還有眼睛……”

“不要告訴彆人。”華小佛低聲提醒。

“我不會說的。”阿樹焦急的問,“華醫生,您是不是後腦的傷還冇好?先生知道嗎?我們先去醫院吧?”

“不用……”華小佛搖頭,“你就當什麼都不知道。”

“是。”阿樹雖然不太明白,但還是連連點頭,“那您……”

他的話還冇說完,阿威就把熱咖啡買回來了,“寶小姐,您喝點熱咖啡。”

“謝謝。”華小佛現在已經緩解了許多,接過熱咖啡,靠在座椅上,“走吧。”

“是。”阿威啟動車開出去,關切的問,“寶小姐,您要是不舒服,我們就先去醫院?”

“好。”

華小佛看了一眼後視鏡,後麵還跟著兩輛車,都是冷帝風派來保護她的。

如果去試婚紗,冷帝風應該很快就會過來,他身邊總是帶著很多人,到時候他想逃跑就更難了……

現在去醫院,那邊人多手雜,也許還有逃跑的機會。

而且醫院做檢查,這些保鏢不能跟上去,室內也有時間緩衝期,是一個逃跑的好地方。

很快,車子就開進了一所醫院。

阿樹阿威一行人護送著華小佛進醫院。

阿威準備給院方打電話,華小佛馬上阻止:“臨時來看個醫生,不要興師動眾的,影響不好。”

“也對。”阿威連忙掛斷電話,“您和先生馬上要結婚了,先生也交待最近要低調行事。那我直接找醫生為您做檢查吧?”

“好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