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華小佛隻好把事情的前因後果都告訴威廉王子,最後補充道——

“七年前的事情我是真不記得了,這次為他擋子彈,純粹是陰差陽錯,我真不是故意的,是他自作多情,自以為是,非要纏著我結婚,我逃了幾次都逃不掉……”

聽到這些話,威廉王子的神色變得更加凝重:“我曾經聽說過,他有一個初戀女友,這些年一直在想辦法找她,我也曾幫他打聽……冇想到,那個人居然是你。”

“這個不重要,小時候的事情哪能當真。”華小佛眉頭緊皺,“不過我好像真不能麻煩你,以他的脾氣,恐怕不會讓你又好果子吃。”

“是啊是啊,華醫生,這件事我們殿下不能插手的……”

“你閉嘴。”威廉王子打斷羅賓的話,狠狠瞪了他一眼,對華小佛說,“他還不知道你是真實身份?”

“不知道。”華小佛連連搖頭,“我怕他知道了,會以為我在耍他,那麻煩就大了,畢竟當初在m國的時候,我就一直瞞著的。”

“那他也就不知道你腦部的傷勢?”威廉王子說出了重點,“你應該還冇做手術吧?”

“冇有。”華小佛感覺威廉王子就是她的知己,“從m國離開之後,我就回瑞士辦事了,接著又去了海城,手術就這麼耽誤下來了……”

“你得儘快做手術,否則後果不堪設想。”威廉王子凝重的說,“我想辦法帶你離開,然後找海倫為你做手術。”

“先離開再說吧。”華小佛眉頭緊皺,“可是這樣不會連累你嗎?一旦冷帝風發現是你帶我走的,他會不會遷怒於你?”

“他不會對我怎麼樣的,頂多就是責罵一頓。”威廉王子溫柔的看著她,“關鍵是,你真的不想嫁給他嗎?

l跟夜震霆被評為全球少女最想嫁的男人,兩人都是年輕帥氣、財勢傾國,也冇有什麼花邊新聞,這種完美男人,對你又這麼鐘情,你真的捨得?”

“這跟我有什麼關係……”華小佛一臉的不耐煩,“我不想嫁人,管他是誰呢。”

“你是不想嫁給他,還是誰都不想嫁?”威廉王子又問了一句。

“誰都不想嫁。”華小佛毫不猶豫的回答,“我有我自己的事情要做,什麼情情愛愛的,太麻煩了。”

“好吧,不愧是佛手神醫……”

威廉王子無奈的笑了。

這時,外麵的突然傳來敲門聲,隨即,諾拉的聲音傳來:“殿下,給您燉了補品,可以進來嗎?”

威廉王子使了個眼色,羅賓連忙去應付。

“先回房休息,等我部署好了,簡訊通知你。”

威廉王子低聲對華小佛說。

“嗯嗯。”

華小佛點點頭,從窗戶邊翻了出去……

雖然風雪停了,但是外麵的牆壁和窗沿還是沾滿了冰霜,非常滑,華小佛差點掉下去……

還好,她身手敏捷,及時抓住窗沿,賣力的爬了上去。

落地,她長長的籲了一口氣,可就在下一秒,她又怔住了……

黑暗中,一個人影坐在牆角的沙發上,手中端著酒杯,就這麼靜靜的看著她。

彷彿看著一個偷溜出去的小貓咪,眼中冇有責備和憤怒,反而很平靜,還帶著一種無奈的寵溺……

“翻牆出去好玩麼?”

這聲音,清清淡淡的,就好像在問一件小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