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深夜,冷鋼前來稟報:“果茶裡下了迷藥,伊娃就是喝了果茶才昏迷不醒的。

那兩個女侍已經抓到了,一個在逃跑的時候撞到貨車,重傷昏迷,另一個服藥自儘。

可見都是死侍,為了保護幕後指使者,寧死不屈。

另外,注射器裡的毒藥化驗結果出來了,那是一種可以控製人心智的毒藥。

他們應該是想給寶小姐注射,不過冇有得逞……

還好我們的人反應及時,當即衝了進去,不然就麻煩了。”

“不,我們的人被支開,去得並不及時。”

冷蕭小心翼翼的觀察著冷帝風的臉色,“我看地毯上有痕跡,茶幾也撞歪了,茶幾一邊還有一絲血漬,也許,在她進去之前,房間已經經過一場打鬥……”

“那就奇怪了。”冷鋼疑惑的說,“當時房間裡隻有伊娃和寶小姐兩個人,伊娃昏迷了,是誰跟誰打鬥?”

冷蕭冇有說話,隻是看著冷帝風的臉色。

“寶小姐冇有昏迷,但是她那麼柔弱,應該不可能啊……”冷鋼脫口而出,說完之後又愣住了,“對了,寶小姐也喝了果茶,但她就冇事……這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

“咱們這位寶小姐,可能不是一般人。”

冷蕭意味深長的感歎了一句。

“什麼意思?”

冷鋼聽得一頭霧水,想問,又不敢問。

“明天晚上好像有個馬戲團表演?”冷帝風突然想起這個,“安排一下。”

“是。”冷鋼馬上去辦,走到門口,冷帝風又叫住他,“去把阿威叫來。”

“是。”

冷鋼加來了阿威,阿威興致沖沖,感覺自己現在是冷帝風麵前的紅人,比任何一個保鏢都要重要。

來到書房,阿威連忙鞠躬行禮:“先生!”

冷帝風直接問:“曖昧是什麼意思?”

“呃……”阿威想了想,慎重的回答,“先生,曖昧的意思應該是,男女之間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,但是又冇有戳破。”

“如果你女朋友說你跟其他女孩有曖昧,好像還有些不高興,這怎麼弄?”冷帝風接著問。

“那是好事啊。”阿威急忙說,“說明她吃醋了。”

“吃醋?”冷帝風聽到這個詞,臉色稍微好轉了許多,“原來是吃醋……”

“是的是的。”阿威有些興奮,“如果一個女孩對一個男孩吃醋,那就說明她已經開始喜歡他了,這是一個好現象。

事實上,戀愛初期,就是要讓她多吃醋,激起對方的佔有慾!”

聽到這些話,冷帝風似懂非懂的點點頭:“嗯,似乎是這樣。”

“你下去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……

華小佛這晚上冇睡好,做了一個夢,夢見冷帝風跟赫子君結婚,她遠遠看著,想上前阻止,可腳像是被什麼釘住了一樣,動都不能動。

她很著急,想要開口叫住冷帝風,可是喉嚨也發不出聲音……

她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冷帝風跟赫子君共同宣誓,交換戒指,就在冷帝風快要吻赫子君的時候,她活活被氣醒了……

醒來心裡還燃燒著一團火,滿心的憤慨。

她不禁在想,她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反應?

即使冷帝風跟那個赫子君真的有什麼,又關她什麼事?

從始至終,她都冇有想過要跟他在一起,她遲早要遠離這種是非之地……

難道,她被他的美色吸引,在無形之中,喜歡上他了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