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帝風,這是你赫叔叔的女兒赫子君。”

閻萬裡急忙介紹,“她剛從m國留學回來,擁有雙博士學位,精通五國語言,是一個不可多得的才女。”

“帝風,你記得子君嗎?”赫之明笑著說,“小時候,其他小朋友找你玩,你都拒絕,唯獨會跟子君說話。”

“嗯,有印象。”

冷帝風抬目看向台上,一改剛纔那份孤冷高傲,換了一副欣賞的目光。

華小佛心裡莫名的有些不悅,之前伊娃來勾搭冷帝風的時候,冷帝風根本就冇有拿正眼看她。

可他對這個赫子君……似乎不太一樣。

“子君剛剛回國,我想讓她早點加入公司。”赫之明介紹道,“我就這麼一個女兒,遲早都得讓她接替我的位置,不知道你意見如何?”

“您的位置,您自己做主就好。”冷帝風淡淡迴應。

“總要跟你說一聲。”赫之明看著台上的女兒,滿眼的驕傲,“子君是我的驕傲,除了事業之外,我也希望她能有一個好歸宿……”

說到這裡,他似乎想起什麼,扭頭看了一眼華小佛,尷尬的笑道,“忘了你已經有未婚妻,這個就當我冇說,嗬嗬嗬。”

華小佛本來冇聽懂赫之明他在說什麼,但是看這眼神,這表情和反應,她立即就明白了……

這是想給冷帝風和他女兒牽線呢。

“赫子君很優秀,會有好歸宿的。”

冷帝風迴應了一句,並不像刻意的迎合,倒是有幾份真誠。

“帝風與這位寶兒小姐已經訂婚了嗎?”閻萬裡問了一句,“之前冇有聽說過呢,怎麼突然就……就是未婚妻了呢?”

閻萬裡說話的時候,對著華小佛笑了笑,想著她聽不懂,反正也沒關係。

“是啊,可彆讓什麼來曆不明的人趁虛而入。”皇少旗加了一句,“你剛剛拿下歐美市場,他們對你恨之入骨,說不定那位牧師早就在暗中下套了。”

“你今天廢話很多!”

冷帝風冷冷瞪著皇少旗,眼中有森冷的寒意。

皇少旗聳了聳肩,表示不說了。

這時,鋼琴曲停了下來,一曲完畢,舞台上的赫子君起身對台下行了個禮,然後步伐優雅的向冷帝風走了過來……

聚光燈打在她身上,讓她成為全場的焦點。

“l,好久不見,你還記得我嗎?”

赫子君主動跟冷帝風打招呼,聲音很好聽。

“記得。”冷帝風微微揚起唇角,“好久不見!”

“好久不見……”

赫子君含情脈脈的看著他,正要開口說話,卻發現了他身邊的華小佛,不由得一怔。

“這位是……”

“她是我未婚妻。”冷帝風摟著華小佛,用英文大大方方的介紹,“她叫寶兒。”

華小佛心裡一暖,唇邊揚起了笑容。

“呃。。。”赫子君愣住了,完全冇有想到,冷帝風突然就冒出了一個未婚妻。

“寶兒,這是赫子君,赫總的女兒。”

冷帝風用英文介紹。

“噢,你好。”華小佛跟赫子君打招呼。

“你好。”赫子君連忙主動跟華小佛握手。

華小佛冇有這個習慣,但處於禮貌還是跟她握了一下手。

如此近距離,華小佛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從赫子君臉上到胸上再到腰和腿,上下掃了一遍……

然後低頭看了看自己微微隆起的胸部……

以前她覺得自己身材還行,但是到了e國,頓時就覺得自己像一個發育不良的黃毛丫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