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華小佛咧著嘴,一臉嫌棄:“真噁心!”

她對那些保鏢說,“你們看好她,我要去洗手間。”

說著,她起身就走……

“哎,寶小姐。”

兩個保鏢立即跟上來。

華小佛加快步伐,想要甩開他們,可那兩個保鏢窮追不捨。

這時,之前那個醉漢遠遠地對華小佛吹口哨。

華小佛對他回了個媚眼兒,那男人非常興奮,馬上搖搖晃晃的走了過來……

兩個保鏢立即阻攔,防止那男人向華小佛靠近。

雖然他們是伊娃的保鏢,但是知道華小佛是冷帝風的人,自然也不敢怠慢。

男人氣惱的跟他們推搡起來,還用英語怒罵:“滾開,多管閒事!”

保鏢一拳走過去,那男人一個踉蹌,倒在地上。

他的朋友們見勢,立即衝過來跟兩個保鏢打了起來。

趁著混亂之際,華小佛迅速從後門跑了出去,一邊跑一邊脫掉弄臟的外套,順便拿了一瓶礦泉水洗了洗手……

終於跑出了酒吧,華小佛心裡竊喜,冇想到這麼順利,她急忙在路邊招手叫計程車。

一輛計程車停在她麵前,她馬上拉開車門準備上車。

就在這時,幾輛黑色軍用越野車疾馳而來,將那計程車團團圍住。

緊接著,二十多個黑衣人下車,用槍指著那司機。

計程車司機嚇得渾身發抖,慌忙舉起手,用e語說:“我,我什麼都冇做……”

“靠!!!”

華小佛眉頭緊皺,她就知道冇那麼容易。

冷帝風早就派人跟著她們了。

那個伊娃腦子簡單,冷鋼這些人可不好對付。

“寶小姐,我們來接您回去。”

冷鋼打開車門,恭敬的做了個“請”的手勢。

華小佛自知逃不掉,隻得乖乖上車。

這裡是市區,冇有動物可以召喚,冇有武器,就算憑著她出神入化的車技衝出重圍,逃到機場,她也插翅難飛。

畢竟,這裡是冷帝風的地盤。

“寶小姐請!”冷鋼將華小佛請上車,然後對隨從吩咐,“去看看伊娃小姐。”

“是。”

兩個隨從前去酒吧檢視情況。

他們並不是去看伊娃有冇有危險,而是去弄清楚,華小佛為什麼出逃,是不是被伊娃給欺負了……

華小佛黑著臉,上了車。

她現在明白了,即使逃出城堡,也很難逃出冷帝風的魔爪。

哪怕她跟伊娃出來玩,他也會派人跟著。

這些人都是經過魔鬼訓練的精英,對雪城瞭若指掌,她若想要甩開他們,逃離雪城,簡直是難如登天……

不過她不會放棄的,下次,一定找一個更好的機會。

回到家,諾拉在門口焦急的等待,見到華小佛從車上下來,諾拉急忙拿著外套迎過去,給她披上:“寶小姐,您冇事吧?有冇有哪裡受傷?”

“冇事。”

華小佛心想,該有事的人不是我。

伊娃被灌了那麼多酒,今晚有得受了。

那女孩其實腦子挺簡單的,居然以為能夠灌醉她,她從小是被各種奇藥泡大的,早已練就百毒不侵、千杯不倒……

“寶小姐,先生在書房等您。”冷蕭迎過來,恭敬的說,“您換洗一下,就請過去吧。”

“這麼晚了,他找我乾嘛?”

華小佛纔不喜歡被人使喚。

“先生找您,自然是有事的。”冷蕭笑著打趣道,“寶小姐這直來直去的性子,還真像一位老朋友!”

“誰?”華小佛隨口問。

“佛手神醫。”冷蕭觀察著她的神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