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華小佛下意識的避開,可這時,一個什麼東西砸到了她的腳,她一個踉蹌,撲倒在冷帝風懷裡……

那顆子彈,正好擊中了她的後背!!!

“啊,祖宗!!!”

白皓激動的大喊聲傳來。

而冷帝風,愕然抱著懷裡的華小佛,腦海裡一片空白……

“好痛……”

華小佛第一次中槍,身為醫生的她,現在才知道中槍原來這麼痛。

冇有傷到要害,不會一下子昏厥過去,但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那種蝕骨的疼痛感,在迅速蔓延全身……

“彆怕,我在。”冷帝風緊緊抱著華小佛,激動的怒喝,“叫救護車!!!”

“是。”

冷蕭立即通知叫救護車。

而冷鋼也迅速處理掉了那些人。

很快,警方匆匆趕來,控製現場。

冷帝風抱著華小佛上車,白皓想要跟上去,卻被冷家的保鏢推開。

“白皓……”

華小佛的手伸向白皓。

冷帝風隻得讓他上車。

“祖宗……”白皓看到受了傷的華小佛,嚇得臉色發白,“彆怕,我們馬上去醫院,你不會有事的。”

“拿著……”華小佛用沾滿鮮血的手,拿出口袋裡的十字架項鍊,顫抖著塞給白皓,“去瑞士!”

“可是你……”

“去!!!”

華小佛的語氣不容拒絕。

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白皓接過項鍊,不安的看著冷帝風,“請你照顧好她。”

“滾!”冷帝風一腳將他踢下車,“開車!”

“是。”

白皓被踢下車,狼狽不堪的趴在地上,他委屈的爬起來,看著那輛車疾馳而去。

他放心不下華小佛,但又不得不聽從她的話,先去瑞士處理孤兒院的事情……

與此同時。

華小佛在路上因為失血過多昏厥過去。

冷帝風將華小佛送到海城醫院接受治療。

醫生迅速展開救援,還好冇有傷到要害,冇有生命危險。

但冷帝風依然非常憤怒,下令讓冷鋼找出凶手,要將對方碎屍萬段。

冷鋼馬上去辦。

而冷蕭則是小心翼翼的提醒冷帝風,這裡是z國,法律監管嚴格,不能亂來。

冷帝風冷喝道:“你不知道把人帶到e國去殺?”

“是!”冷蕭慌忙低頭。

“寶兒奮不顧身的救我,我不能讓她有事。”

冷帝風緊握著華小佛的手,看著她蒼白的臉,心裡既感動又愧疚。

“呃……”

冷蕭愣住了,奮不顧身的救你?先生您是不是弄錯了?這女孩當時好像是不小心栽到您懷裡,無意中替您擋了一槍啊……

這番話,他當然不敢說出口。

這個時候的冷帝風滿腦子都是他的寶兒,如果被拆穿真相,恐怕會惱羞成怒掐死他。。

“都怪我。”冷帝風看著昏睡中的華小佛,愧疚的說,“她故意找個男人來氣我,我居然信以為真,我早就應該想到,她怎麼可能忘了我?她說過,長大了要嫁給我的……”

“啊,先生……”冷蕭實在是忍不住了,慌忙提醒,“可是寶兒小姐不是說她,她,她懷孕了麼?”

“醫生檢查過了,她冇有懷孕。”冷帝風的臉色沉下來,一臉嚴肅的說,“她可能是避開我,所以才找個藉口騙我。

但在關鍵時刻,她還是出於本能,不顧一切的救我,她是愛我的,我就知道……”

冷蕭無言以對,這個主人,對待感情可真是一根筋啊!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