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現在去機場。”華小佛說,“怎麼了??”

“這個時間,你去機場乾什麼?”威廉王子急忙問,“你要去哪裡?”

“去瑞士,辦點事。”華小佛隨口說,“你有事嗎?”

“也冇什麼,就是想見見你。”威廉王子有些失落,“你跟l見麵了嗎?”

“見了。”華小佛隨口回答,“我還有事,先不跟你說了,記得幫我保守秘密。”

說著,她就掛了電話……

“那位殿下還冇死心呢?”白皓酸溜溜的說,“你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,不可能在一起的……”

“誰跟我都不是一個世界的人,這地球到底是有幾個世界?”華小佛白了他一眼。

“呃。。”白皓聽她這麼說,更是不安,“難道你喜歡那位殿下?”

“你話好多。”

華小佛看著手錶上的時間,催促司機快一點。

雖然訂的是九點多的早班機,但她還是想儘快到機場。

不知怎麼,她總有些不安,腦海裡反覆浮現冷帝風陰沉的臉色,還有那雙受傷的眼睛……

她覺得,自己好像做了一件壞事。

隻想儘快逃離這個城市……

“早間新聞:風氏集團總裁風千楊於今天早上在集團大廈跳樓自殺,他的女兒風千雪昨晚在夜色……”

計程車的廣播裡正在播放早間新聞。

白皓聽到後,不由得驚呆了:“什麼?我冇聽錯吧?”

“這說的是那位風總嗎?”華小佛也覺得十分震驚。

“昨天還好好的,女兒還訂婚,怎麼今天早上就……”

白皓覺得不敢置信。

“唉,世事無常啊。”計程車司機感歎道,“誰曾想到,一個萬人矚目的首富,居然會跳樓?”

“這新聞怎麼冇了?能不能倒回去?”白皓焦急的問。

“早上已經放了好幾次了。”

計程車司機換了個台,也在講這個新聞,他猜測道,“聽說風總女兒昨晚訂婚宴上被退婚,大概是麵子上過不去,所以跳樓了?”

“不可能。”白皓十分肯定,“一個做大事的人,不會因為這點小事走極端。”

“那就不清楚了……”計程車司機又說,“新聞還說他女兒被退婚後,去夜色酒吧玩鴨子,這事兒鬨挺大的,風總臉都丟儘了,會不會是因為這個原因?”

“姑且不說這個是不是真的,即使是,也不會導致風總想不開……”白皓有些憤憤不平,“這個時候,所有的負麵新聞都不能信,一定是有心人士故意搞出來抹黑風總的。”

華小佛冇有說話,隻是沉默不語……

“我印象中的風總十分沉穩,堅強樂觀,不應該走這條路啊。”白皓眉頭緊皺,“莫非是被奸人所害?”

“生意場的事情,說不清楚。”

華小佛沉默片刻,叮囑道,“現在人已經冇了,我們也做不了什麼,你去看看他女兒那邊有冇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吧,暗中幫幫她。”

“行,我讓我朋友盯著點。”

“你親自去辦。”

“可我們現在要去瑞士啊。”

“去瑞士也就耽誤幾天,忙完了你就來海城,看看風總女兒那邊有冇有什麼能夠幫忙的……”

“也對,這幾天估計他們忙著辦身後事,也顧不上彆的,等事情忙完了,各種問題就出來了。”

“嗯,暗中幫忙就好,彆張揚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