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想到這裡,華小佛先打車來到夜色附近的街道,買了一套裝備,把自己打扮了一番,喬裝成之前在“火焰”時的妖嬈模樣,這才走了進去……

夜色酒吧人山人海,重金屬音樂吵得人震耳欲聾,比“火焰”還要熱鬨。

華小佛在人群中尋找冷帝風的下落,發現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領著一群戴著麵具的男模往包廂區域走去。

那群男人一邊走一邊討論著,今晚來了個貴客,在vip包廂那邊挑選男模……

她第一次來這裡,根本不懂什麼vip包廂,隻聽到了貴客兩個字,想著會不會是冷帝風?

於是,她跟著這群男模一起往包廂區域走去……

路過一個豪華至尊包廂,西裝男帶著那些男模走了進去。

華小佛湊過去瞄了一眼,沙發上坐著兩個女孩。

一個清逸絕塵、聖潔如雪的白裙女孩,看起來讓人眼前一亮,但她已經喝醉了,倒在沙發上說胡話……

另一個黃群女孩長相還算漂亮,但這個女孩比就相差太遠了。

此時,她正拉著那女孩安慰道:“姐,彆傷心了,皓軒哥正在趕來的路上……”

“他來了我也不會原諒他,早乾嘛去了?”白裙女孩非常憤怒,“他父母宣佈解除婚約,他一句話都不說……”

“彆生氣,男人都這樣,不懂珍惜,咱們這次就是要氣氣他,讓他知道緊張。你看,這都是我找的男模,你選一個,待會兒皓軒哥來了,看到有其他男人追你,他就知道著急了……”

看到這裡,華小佛翻了個白眼,那個黃裙女孩分明就是想坑白裙女孩,不過白裙女孩也真夠笨的,這麼低劣的伎倆,居然還上當了!

華小佛正準備走進去拆穿那個黃裙女孩,這時,一道熟悉的身影突然從旁邊走過,正是冷帝風,她急忙跟了過去……

冷帝風帶著冷蕭等人走進一間包廂,冷鋼馬上帶人守在外麵,華小佛正要進去,卻被酒吧的保安給攔住:“這裡是貴賓室,閒人勿進!”

“我找冷……”華小佛的話說到一半又改口,“我找剛纔進去的那位先生,他是我朋友。”

“小姐,你是誰啊?這麼尊貴的客人怎麼會是你朋友?”

保安根本冇把華小佛放在眼裡。

此時,華小佛一身紅色蕾絲長裙,還化了個精緻的妝容,活脫脫一個夜色舞女的打扮,確實不像什麼有身份的人。

華小佛還想往裡闖,又來了幾個保鏢,直接將她扔了出去……

華小佛氣得咬牙切齒,可是,冇辦法,冷帝風太謹慎了,這周圍安防嚴謹,她根本就無法接近。

隻能另外再想辦法。。。

此時,包廂裡,冷帝風正在麵見一位中年男人。

這中年男人雙眸有神,充滿了智慧:“l先生,我知道你財勢龐大,但國內市場已經完全在夜震霆的掌握之中,恐怕誰也無法撼動。

況且,我現在生意出了問題,自身難保,很難助你一臂之力……”

冷帝風默默品酒,冇有說話……

“我聽說你在開拓歐美市場,不如這幾年先把精力放在那邊,歐美市場足以讓你吸收四五年,等那邊根基穩固,再考慮進駐國內市場也不遲。”

中年男人認真的說完這些話,便起身告辭,“我話可能有些多了,當然,如果您覺得冇有道理,可以不必理會。

很抱歉,家裡還有事情,我先走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