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半個月後……

華小佛在瑞士見到了白皓,用那一億兩千萬的醫療費,暫時緩解了基金會的問題。

不過,有些孤兒院需要重新修建,有些孤兒院麵臨著搬遷等各種問題,基金會那邊還需要大量資金。

華小佛得儘快找回項鍊,才能徹底解決這些問題。

可是,現在要想接近冷帝風,談何容易?

正在傷腦筋的時候,華小佛接到了威廉王子的電話——

威廉王子表示自己的傷勢已經穩定下來,近期準備去一趟z國,問她在不在。

華小佛直接說“不在”,威廉表示很遺憾很失落,這時,電話那頭傳來羅賓的稟報聲——

“殿下,剛接到冷蕭的電話,他們準備今晚啟程去z國海城。”

“今晚?”威廉王子迴應,“這麼快?”

“據說是有要事要辦……”

“那我們也今晚啟程吧,到那邊彙合。”

“是,我這就去跟冷蕭說。”

威廉王子這邊說完,又問華小佛:“小佛,你在哪裡?要不然,我忙完這些事過去找你?”

“不用,我正好要回z國。”

華小佛馬上改口,因為機會來了,見到威廉王子,就能見到冷帝風……

“那太好了”

“你先安排你的事,等我到了跟你聯絡。”

“好。”

掛斷電話,華小佛馬上安排回國的事宜。

白皓非常擔心她的傷勢,提醒到:“祖宗,雖然孤兒院的事很重要,但你也要先保重自己啊,你傷得這麼重,還是先去做手術吧。”

“這是個好機會,趁著現在他們去z國,威廉又在,我可以再次接近冷帝風,錯過這次機會,下次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拿回項鍊了。”

華小佛正在收拾行李。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彆婆婆媽媽的。”華小佛打斷他的話,“去給我定最早一班的機票,直飛海城。”

“好吧。”白皓立即去安排,“那我跟你一起去,兩個人互相有個照應,而且,我要盯著你,等你拿回項鍊,馬上去做手術。”

“不是我不想做手術,關鍵是,不知道找誰來做這個手術……”華小佛捂著自己的腦袋,“我腦子裡總覺得有一個合適的人選,但怎麼就想不起來是誰?”

“是不是你師父華老?”

白皓大概是這個世界上最瞭解她的人。

“師父……”華小佛怔住了,腦海裡閃過一個熟悉的身影,還有那親切的聲音,“小寶,咱們一定要有深厚的根基,紮實的醫術,才能開始行醫……”

“小祖宗,祖宗……”

白皓喊了好幾聲,華小佛纔回過神來,皺眉說,“我想起我師父了,但又不記得他在哪裡……”

話冇說完,後腦又傳來劇烈的疼痛,她捂著頭,痛得臉色發白——

“先把項鍊拿回來再說,解決完孤兒院的事情,我才能安心處理我自己的事。”

“你之前跟我說過華老在鳳凰城,要不我去請他老人家下山?”白皓還是放心不下。

“鳳凰城那麼大,你怎麼找?”華小佛冇好氣的說,“再說了,我隱約記得,師父好像在生我的氣,就這麼去請他老人家,他恐怕會不高興……”

“那……”

“這件事你彆管了,我自有安排。”華小佛打斷他的話,“先去安排機票,我們儘早回海城。”

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白皓馬上去安排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