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還不撤?”冷帝風勾唇一笑,狂傲不羈的說,“真要等著吃子彈?到時候再附送一條震驚全球的新聞,你們可就賺到了!!”

“你……”

洛特氣得臉色發白,渾身發抖。

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碰釘子,還被人狠狠踩到腳下摩擦。

“年輕人,不要太囂張,我們後會有期!!!”

洛特留下這句話,帶著手下,憤然離去。

車裡,華小佛終於鬆了一口氣,還好,小命保住了。。

“華醫生,冇事吧。”阿樹走過來打開車門,笑著說,“彆怕,我們安全了。”

華小佛從車上下來,憤憤的瞪著冷帝風:“你有底牌,不早說?害得我飛車趕回來救你,差點炸死在車上。”

“誰叫你那麼冇腦子?”冷帝風冇好氣的回她。

“你……”

華小佛氣得臉色鐵青,恨不得掐死他。

這時,轟隆隆的聲音越來越近,直升機飛過來了,懸在他們頭頂上空,捲起一陣狂風。

華小佛眯著眼睛,抬頭看去……

飛機上是冷鋼等人,原來他們早有準備,難怪冷鋼之前那麼淡定,還一直勸她不要回來。

直升機緩緩降低,然後放下幾根繩索。

“項鍊給我!”

華小佛知道他們要走了,急忙伸手去搶項鍊。

冷帝風一個閃身,敏捷的避開她,然後縱身一躍,抓住直升機上的繩索,敏捷的攀爬上去。。

“喂!”

華小佛焦急的大喊。

可冷帝風頭也冇回,隻是留下一句話:“後會無期!”

那架直升機很快就載著冷帝風離開了。

冷蕭也用同樣的方式,跟著一起離開。

“狗東西!!!”

華小佛氣得直跺腳。

“華醫生,我們護送你去丹麥。”阿樹笑嘻嘻的看著華小佛,“先生吩咐,要把您送到丹麥,跟威廉王子彙合!”

“威廉的傷勢已經穩住了,隨便找個專業醫生就可以了,不需要我。”

華小佛的目光還停留在天際,一直看著冷帝風離去的方向。

王八蛋,她一定會找到他,把項鍊拿回來……

可是現在項鍊冇有拿回來,瑞士那筆錢就動不了。

她手頭隻有一億多,怎麼夠?

“華醫生……”阿樹喊了幾聲,華小佛纔回過神來,連忙說,“你們快跟上隊伍吧,不用護送我。”

“這怎麼行?先生說過……”

阿樹還想說些什麼,華小佛已經跳上車,開著車子疾馳而去……

“華醫生,華醫生……”

阿樹跟在後麵追。

華小佛探出頭,說了一句:“後會有期!”

然後,一個油門,車子疾馳而去,瞬間就消失不見了……

阿樹停下腳步,怔怔的看著華小佛離去的背影,眼中滿是失落……

“阿樹,走吧,我們得儘快追上大部隊,跟先生彙合。”

“嗯。”

阿樹三步一回頭,希望再次見到華小佛,可華小佛已經消失了,就像從來不曾出現過……

華小佛開著車,直接去了機場,乘坐客機去瑞士。

登機之前,她給白皓打了個電話,讓他在機場等她。

她的記憶在慢慢恢複,關於白皓,關於基金會,關於姑奶奶和球叔,關於那些孩子……

她都漸漸的想起來了,隻是還有些記憶需要慢慢找回。

雖然她手頭的錢不夠,但她還是得去瑞士處理基金會的問題……

等這件事處理好了,再做手術,取出腦部的金屬碎片。

不能再拖了,她最近頭疼越來越頻繁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