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……”

華小佛氣得臉色鐵青。

“呃……”

這時,威廉王子進來,剛好聽到這句話,不由得怔住了,一臉擔憂的看著華小佛。

“殿下。”

冷蕭馬上去招呼威廉王子,同時向凱莉做了個手勢。

“華醫生,您喝水。”

凱莉給華小佛端來一杯冰檸檬水,小心翼翼的緩解氣氛。

華小佛心裡怒火中燒,但她忍著,不跟冷帝風正麵衝突。

“l怎麼了?生這麼大的氣?”

威廉王子打量著冷帝風的臉色。

“冇事。”冷帝風扯了扯襯衣領口,繼續喝冰水。

“你臉色不太好,還在發燒嗎?”威廉王子關切的問。

“先生體溫一直忽上忽下,情況不太好。”冷蕭低聲說,“待會兒談判的時候,還請殿下多勞心。”

“多慮了,在這種場合,l比我穩得住。”威廉王子謙虛的說,“更何況,我隻是陪襯,主角是他!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把上衣脫了,我給你紮幾針。”

華小佛發現冷帝風的狀態越來越糟糕,看來這毒性會讓人煩躁易怒,甚至暴戾。

這一次,冷帝風很配合,他大概也感覺到了,自己的情緒正在受影響……

他將襯衣退到腰上,華小佛馬上給他紮針。

豆大的汗水緩緩滑落,掉在白色襯衣上。

“先生,他們到了。”

這時,隨從進來稟報。

威廉王子的神色變得凝重起來,雙手微微抓著褲腿,明顯有些緊張。

“不急!”

冷帝風閉著眼睛,漸漸讓自己冷靜下來。

“等五分鐘再走。”

華小佛紮完針,看了看手錶。

一屋子人都在等著這五分鐘,每個人都小心翼翼,生怕觸怒他。

這時,外麵傳來敲門聲,冷蕭去開門:“蓋爾先生!”

“牧師來了,雷恩請l先生和威廉王子過去。”蓋爾客氣的說。

“我們馬上來。”冷蕭微笑回答。

“好的。”蓋爾朝屋內看了一眼,小聲提醒,“牧師脾氣不好,咱們彆讓他等久了。”

冷蕭看向冷帝風,領悟到他的意思,淡淡迴應:“我們先生脾氣也不好,不喜歡被人催。”

“呃……”蓋爾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說了。

“我們稍後就來。”冷蕭緩和了語氣。

“好的,我在這裡候著。”蓋爾低頭退到門外。

五分鐘過去,華小佛取了針,習慣性的用手摸摸冷帝風的額頭,體溫穩定多了。

冷帝風去洗手間洗了個臉,換了身衣服,整理好衣領,大步走出去……

一行人馬上跟在後麵。

羅賓推著威廉王子的輪椅跟在後麵,威廉路過華小佛身邊,低聲叮囑了一句:“在這裡休息,彆亂跑。”

華小佛冇有說話,微微點頭。

一行人很快離開,休息室變得安靜下來,隻有凱莉陪著華小佛。

外麵還有幾個女保鏢守在門口。

冇有冷帝風在,華小佛自在多了,懶洋洋的躺在沙發上啃蘋果……

但是很快,她就覺得不對勁了。

外麵樹林裡,鳥兒好像被什麼驚擾了,四處飛竄。

樓上好像也有什麼異樣的響動,天花板傳來微微的震動……

“華爺,您在看什麼?”凱莉好奇的問。

“噓~”華小佛仰頭盯著天花板,微微眯起眼睛,“感覺到冇有?樓上有人……”

“樓上是會客廳,當然有人。”凱莉覺得她神戳戳的。

“不是……”華小佛搖搖頭,低聲說,“是有一隊人馬,在悄悄包圍某個房間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