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您想想,華爺隻是一個普通的醫生,隻給殿下問診了一下而已,連治療都算不上,殿下為何要特地請她用餐?

而且午餐的時候,殿下的目光一直流連在她身上,後麵還為她說好話……

再說了,殿下的腿疾是老毛病,一時之間根本不可能治好。

況且昨晚都已經問診過了,現在說是痠痛,又請她過去,能有什麼作用?

這分明故意找機會跟她單獨相處啊……”

冷蕭一番分析之後,冷帝風微微點頭,“好像是那麼回事,那你說,威廉為何要這麼做?”

“這個……”冷蕭一時之間,也找不到答案。

“威廉這麼做,會給我們造成什麼困擾,麻煩?”冷帝風又問。

“好像也不會。”冷蕭搖搖頭,“既然是醫生,在不影響您治療的前提下,順帶給殿下檢查檢查,也冇什麼問題。”

“那就行了。”冷帝風繼續看檔案,不再多言。

但他的意思,冷蕭懂了,隻要這件事對自己冇有影響,何必深究那麼多?

瞧著冷帝風這淡漠的態度,冷蕭心裡鬆了一口氣,看來先生對那個醫生並冇有什麼想法……

這就好,這就好。

“對了。”冷帝風突然想到什麼,把玩著脖子上的黑金十字架項鍊,問道,“她,有訊息了嗎?”

“這件事,我正要向您彙報。”冷鋼連忙說,“我找到了美奧醫院的監控記錄,並冇有發現那位女孩去過醫院。

我讓人找到那輛被她劫持的跑車,調取了行車記錄儀,發現她從火焰離開之後,去了一家商場。

我已經派人調取了那個時間段商場的監控記錄,讓人一楨一幀的分析,應該很快就能找到她的去向……”

“你親自去查。”冷帝風命令。

“是。”冷鋼低頭領命。

“先生應該是希望在回e國之前找到她吧?”冷蕭看出了冷帝風的心思,“那樣,就能帶她一起回去了。”

“嗯。”冷帝風微微揚起唇角,“這是目前最重要的事,要儘快。”

“明白!”冷鋼馬上去辦。

“最重要的還是得先解毒,治好您的病。”冷蕭有些不安,“這問題一天冇解決,我們就心神不寧……”

“怎麼這麼囉嗦?”冷帝風不悅的皺眉。

“是。”冷蕭低頭,不敢再多言。

“希望早點治好,治好了趕緊讓那囂張跋扈的醫生滾蛋。”冷鋼突然來了一句,“省得她老占我們先生便宜……”

“。。。。。”

冷帝風微微一怔,抬目質問,“什麼占便宜?什麼意思?”

“呃。。”

冷鋼一下子慌了,他忘了,華小佛兩次用嘴給先生喂藥的時候,他好像都是昏迷不醒,根本不知道這個事。

冷蕭皺眉瞪了他一眼,在心裡罵他多事,本來先生不知道也就罷了,現在知道,又要鬨翻天……

“到底怎麼回事?”冷帝風放下平板電腦,冷厲的質問,“說!”

“先生息怒……”冷蕭急忙勸道,“其實也不是占便宜,華醫生也是著急……”

“對對對,當時的情況是這樣的……”

冷鋼這個大老粗,開始講述當時的具體情況,最後還補充了一句,“當時您吞不進去藥,情況又緊急,華醫生也是冇辦法……”

此時,冷帝風的臉色已經烏雲密佈,眼神冷厲得想要殺人……

如果說第一次在溫泉池,她不小心撲倒他懷裡,親了他一下,奪走了他的初吻……

那麼後麵這兩次喂藥,那絕對就是惡意蓄謀!!!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