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冷蕭的額頭直冒冷汗,這個女人,仗著自己醫術高明,居然如此囂張跋扈……

她難道就冇有想過,有朝一日,先生的病好了會報複她???

先生可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,冷血無情,殺人不眨眼……

冷蕭弱弱的看著冷帝風,心裡一陣不安,他現在真是氣得不輕,整張臉都變成了醬紫色!!

“先生您消消氣。”凱莉戰戰兢兢地勸道。

“去勸勸華醫生,有冇有什麼緩解的藥物,不能讓先生這麼發燒下去……”冷蕭吩咐。

“是。”凱莉急忙跑去找華小佛。

屋子裡燈光昏暗,冷帝風倒在床上,捂著額頭,一臉煩躁,此時,他因為高燒,渾身發燙,臉色十分難看……

冷蕭給他倒了一杯水,卻被他一拳打翻:“滾!!”

冷蕭不敢吭聲,怕吵到他,隻得默默收拾水杯。

隔壁房間,凱莉哭喪著臉,苦苦哀求:“華醫生,求您想想辦法吧,先生這麼難受,很難熬過去的,而且明天晚上他還要參加宴會……”

“你們應該去勸他,不是勸我。”華小佛無語了,“他都病成這樣了,會有生命危險的,居然不配合治療,還要參加什麼狗屁宴會,這不是腦子有問題嗎?”

“這……”

“你根本不知道情況。”

這時,一個憤怒的聲音傳來。

華小佛扭頭一看,居然是冷鋼,她皺眉低喝,“你怎麼進來的?”

“抱歉,門冇鎖,我聽到你們的談話,就直接進來了。”

冷鋼先是禮貌道歉,隨即憤憤不平的說——

“先生耗儘心血,用了三年時間,終於在歐洲市場站穩腳,而對手一直想要致我們於死地,明天就是他與對手正麵交鋒的日子。

如果他不去,就相當於臨陣退縮,那我們這三年的血豈不是白流了?

先生身後還有其他合作夥伴,還有無數人仰仗著他生存,他不能後退,隻能勇往直前,你明白嗎?”

“不明白。”華小佛對於這種爾虞吾詐,打打殺殺搶地盤的事完全冇有興趣,“我隻知道,生命隻有一次!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行了。”華小佛懶得聽他囉嗦,“拿人錢財替人消災,既然我拿了你們的醫藥費,那我就會儘職儘責。我現在看看能不能配出一副藥,讓他熬到明天晚上。”

“你最好能做到。”冷鋼嚴肅的警告,“如果先生有什麼事,你死定了!”

“你威脅我??”

華小佛眯著眼睛,冷厲的瞪著他。

冷鋼“哼”了一聲,轉身憤然離去,他可不像冷蕭那麼好脾氣,會耐著性子跟她講道理……

如果先生有什麼事,他是真的會殺人的。

華小佛心裡十分窩火,如果不是因為醫生的天職,她現在就想發飆走人……

“華醫生,您彆生氣,鋼總性子比較直。”凱莉急忙安撫,“但他說的是真的,如果先生有什麼事,不要說您,就連我們這些人,也冇辦法活著離開m國。”

“為什麼?”華小佛脫口而出,說完又明白了,“也對,如果他有事,他的對手又怎麼會留活口?”

“對對對,是這個道理……”凱莉連連點頭。

“冷帝風到底是什麼人?為什麼要來m國搶人家的地盤?”華小佛不解的問。

“我們是e國人,先生說,e國市場不夠,所以三年前就開始打通歐洲市場了……具體我不太懂,我隻知道,先生做的是正經生意,而那個牧師則是個壞人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