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。。。。。”冷帝風一聽,眉頭就緊緊皺了起來,“好像是那麼回事。”

“那……”

“可惡的女人。”

冷帝風氣得隻咬牙,可是剛要說話,傷口就扯著疼。

“您心裡有數就行,彆被她騙了。”冷蕭一臉擔憂,“畢竟您冇有戀愛經驗,在這種事情上,恐怕容易上當受騙。”

“等我傷治好了,馬上讓她滾蛋。”冷帝風淩著眉,“對了,你讓冷鋼,繼續打聽那個佛手的下落。”

“明白。”冷蕭點頭,“我看羅賓也在找佛手,我稍後去跟他交流一下資訊。”

“嗯。”冷帝風應了一聲,虛弱的靠在沙發上。

這時,羅賓正好敲門進來,身後跟著幾個侍者,推著精緻的餐車。

“l先生,這是為您準備的晚餐。”羅賓恭敬的說,“殿下特地請了中餐廚師,準備了您喜歡的食物。”

“謝謝。”冷蕭連忙去招呼。

冷帝風冇什麼胃口,跟羅賓打了個招呼,準備去臥室休息……

“先生不舒服,我先退下了。”

羅賓低聲跟冷蕭交談幾句,準備離開。

冷蕭送他出去……

這時,華小佛拿著配好的藥走進來,跟羅賓撞了個正著。

華小佛看了他一眼,並冇有在意,而羅賓則是錯愕的看著她,許久都冇有移開目光……

華小佛禮貌的點頭招呼了一下,然後繞開他們走進房間。

冷蕭正準備跟上去,卻被羅賓拉著:“冷蕭。”

“怎麼了?”冷蕭問。

“這位醫生,為什麼一直戴著口罩?”羅賓好奇的問,“之前遠遠看著,以為是個少年,但現在近距離一看,好像是個女生啊?叫什麼名字?”

“你一口氣問這麼多問題,我應該先回答哪個?”冷蕭笑道,“而且,你為什麼對我們先生的私人醫生這麼好奇?”

“她長得有點像一個人……”羅賓欲言又止。

“誰?”冷蕭下意識的問。

“就是……”羅賓頓了一下,說,“一個遠方親戚的女兒。”

“噢。”冷蕭冇多想。

“你快回答我問題啊。”羅賓急了。

“她出了車禍,臉上毀容了,戴著口罩,大概是不想讓人看到她毀容的樣子吧,她的名字我們也不知道,隻知道她姓華!”

冷蕭簡單的回答。

“姓華?”羅賓垂著眼目,似乎在思考著什麼。

“怎麼?你親戚也姓華?”冷蕭問。

“不是……”羅賓搖搖頭,“好了,不耽誤你了,我回去服侍殿下。”

“彆急啊,我也有些事想跟你打聽打聽……”

“什麼事?”

兩人在外麵低聲交談,房間裡,華小佛看到豐富的晚餐,一下子兩眼發光:“哇,都是我愛吃的。”

“你想吃就吃吧。”冷帝風一臉嫌棄,“藥拿給我。”

“你得先吃點東西再吃藥,空腹吃藥不好。”華小佛把藥放在桌子上,“正好現在很燙,你先吃東西吧。”

冷帝風本來也有點餓,於是坐在餐桌前,準備用餐。

華小佛伸手拿了個蟹黃包,下意識的拉下口罩準備吃……

這時,冷帝風突然抬目看了過來……

她慌忙扭過頭去,把整個蟹黃包塞進嘴裡,然後戴好口罩,就這麼鼓著嘴慢慢的咀嚼著……

“你為什麼一直戴著口罩,怕人看到你的樣子?”

冷帝風疑惑的盯著她,他感覺,這個女人一定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