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威廉之前不是請了一位名醫??”冷帝風詢問。

“三個月前,殿下中了劇毒,病得十分嚴重,我們幾經周折,終於從z國請了一位神醫。

那位神醫非常厲害,用了兩個月,終於把殿下的病治好了,不僅如此,她還說殿下的腿也有機會治好……

可是她要回一趟z國,找一些藥材,殿下特地安排她乘坐我們的皇家郵輪,冇想到,唉……”

管家深深的歎了一口氣。

“難道就是前陣子在拉斯維加斯出事的那艘郵輪?”冷蕭驚愕的問。

“冇錯,就是那個。”管家點頭,“為了不引發輿論問題,媒體報道隻說是一艘商業遊艇在海上發生爆炸,其實是我們丹麥的皇家郵輪。”

冷蕭皺著眉,複雜的看著冷帝風。

冷帝風垂著眼目,若有所思,許久,突然問:“威廉請的那位神醫就是佛手?”

“是。”管家低聲回答,“先生,這件事……”

“羅賓!”

忽然,一個好聽的聲音打斷了管家羅賓的話。

羅賓立即大步走過去,恭敬地問候:“殿下!”

一個年輕的男孩坐在輪椅上,大概二十多歲的樣子,微微有些瘦弱,一雙冰藍色的眼睛深深的凹陷進去,帶著一絲憂鬱,臉色是病態的蒼白。

可是,即便如此,依然掩蓋不了他那英俊帥氣的麵容,和與生俱來的貴族之氣!

“l先生!”威廉王子低頭問候,“好久不見!”

“好久不見,威廉。”冷帝風微微揚起唇角。

“本來應該我去拜見你的,可我這殘缺之身,行動不便,隻好勞煩你跑一趟!”威廉王子一臉慚愧。

“都是朋友,彆客氣。”冷帝風向來不喜歡說客套話,“走吧,進屋談。”

“好,請!”

一行人來到內殿,一邊喝咖啡一邊聊著合作的事宜。

威廉王子發現冷帝風不太對勁,於是關切的問:“l先生,你生病了?”

“受了點小傷。”冷帝風並冇有在意。

“我看你臉色不太好。”威廉王子皺眉說,“恐怕不是小傷,還是先去休息吧,等你身體好一點了,我們再談。”

“冇事。”冷帝風不以為然,拿出那份檔案說,“檔案我已經看過了,也簽了名字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管家羅賓拿過檔案,雙手奉給威廉王子。

威廉王子接過檔案,看都冇看,直接簽上了自己的名字,還蓋上了丹麥王室的印章。

“你不看看?”冷帝風挑眉問。

“都是合作多年的好朋友,難道還信不過你?”威廉王子微笑的看著他,“跟著你,有錢賺!”

“哈哈……”冷帝風難得的笑了,“謝謝你的信任!”

“占領歐洲市場這個計劃,我一定助你一臂之力。”威廉王子誠懇的說,“絕不能再讓牧師囂張跋扈了!”

“好好休息,明晚有重頭戲!”

冷帝風勾唇一笑,起身準備離開。

“我設了晚宴,你不參加了?”威廉王子問。

“我隻想休息……”冷帝風頭也冇回的說。

“好吧。”威廉王子馬上吩咐,“羅賓,好好招待l先生和他的部下。”

“是,殿下。”

羅賓親自前去帶路,“l先生這邊請!”

冷帝風回到房間,脫下外套,裡麵的襯衣都被汗水浸濕了……

他出了很多汗,大概是又開始發燒了。

冷蕭急忙讓人去找華小佛。

此時,華小佛剛洗完澡,穿著浴袍在吹頭髮。

華小佛鞋子都冇來得及穿,凱莉就闖了進來,她急忙戴上口罩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