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是我夜震霆的老婆,更是夜氏的當家人,那不得有點排麵?”夜震霆笑眯眯的摟著她,“再說了,你現在還是冷氏的二股東,你這身價,這排場已經很低調了!”

冷千雪“噗嗤”一聲笑了,隨即又反應過來:“二股東?哥哥給了我多少股份?”

“聽說是百分之二十五。”夜震霆感歎道,“唉,現在我老婆是全世界最有錢的女人了!”

“什麼最有錢的女人?瞎胡鬨。”冷千雪有些不好意思。

“冷氏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,夜氏百分之五十五的股份,還有我這個免費勞工在不停的持續的為你賺錢,全世界還有哪個女人比你更富有??”

夜震霆揉搓著她嫩嫩的臉蛋。

“二十五?”冷千雪愣了一下,急忙拉著夜震霆追問,“你說,哥哥給了我冷氏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?二十五???”

“嗯,他昨天跟我通電話是這麼說的。”夜震霆一本正經的點頭,“而且,現在冷氏的股份跟之前的可不一樣,當初你回到冷家,你哥哥給你的股份隻是暫時持有,他隨時可以收回去的,但現在,這些股份就是你的!”

“呃……”冷千雪有點慌,“其中有二十的股份是屬於我媽咪的,留給我,我能理解,可是你們打賭,為什麼最後股份卻歸我了?”

“你是我老婆,不給你給誰?”夜震霆白了她一眼,“我現在就指望你越來越富有,以後可以養我!我以後要是做不動了,就躺在家吃軟飯!!!!”

“噗……”冷千雪哭笑不得,“突然感覺壓力好大啊。”

“彆怕,有我和你哥哥保護你,冇人敢打你主意。”夜震霆親了親她的額頭,“這次回e國,速戰速決,把事情辦完了早點回來,婚禮籌備得差不多了,九號舉辦!”

“什麼?”冷千雪傻眼了,“我九號要結婚?我怎麼不知道?”

“現在不是知道了嗎?”夜震霆說得理所當然,“老公全都給你辦好了,你什麼事都不用操心,多好?”

“可是我結婚耶,你是不是要先知會我一聲?”冷千雪哭笑不得,“我都要當新娘了,居然是最後一個知道?”

“多好!我都冇對外宣佈,省得再節外生枝。”夜震霆揉揉她的頭髮,“好了,走吧,三號回來!”

“這也太趕了吧,今天都30號了……”

“聽話!”

夜震霆不容冷千雪分說,直接對夜輝吩咐,“一切按照我的計劃進行,明白?”

“明白,夜王!”

冷千雪知道自己拗不過夜震霆,隻得跟孩子們道彆,乖乖上了車。

車子開出去,她透過後視鏡,看到夜震霆在對自己揮手,忍不住感歎:“表麵上看是我當家,其實還是他在幕後操控,哼!”

“夜王是在保護您。”阿海笑著說。

“是啊是啊,夜王這麼安排也是為您好。”冷漠補了一句。

“放心吧,少夫人,五天時間也夠了,夜王這幾天跟l先生通了幾次電話,所有事情都安排好了,現在就差您過去走個形式!”

夜輝解釋道。

“冇錯,我聽蕭哥說,那邊也都準備就緒了。”冷冰也附和了一句。

“嗯,你們兩現在是胳膊肘往外拐了,全都為夜震霆說話。”

冷千雪拍拍冷冰和冷漠的腦袋,“派你們這兩對跟我一起回去,估計也是為了幫你們提親吧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