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幾番推心置腹的交談,夜震霆與蔣董之間的情義就更加深厚了……

經曆風雨,患難與共,從此以後,這些人將會更加團結,更加忠貞的跟隨夜震霆。

從老太爺創建夜氏以來,直到現在,幾十年的風風雨雨,夜氏度過一個又一個磨難,但夜震霆總算守住了這份基業,冇有讓它落入他人手中。

這對老太爺,對夜家的祖先,對他自己,也算是一個交代了!

下午,夜震霆召開了董事會議,最後重整了集團的內部問題,宣佈從明天開始,夜氏恢複正常運行。

董事們都激動的鼓掌歡呼,並且含淚表示,今後一定誓死跟隨,永不背棄。

夜震霆隻是微笑的點頭,隨即便讓夜軍推著他的輪椅離開了。

手機上有一個未接來電,是佛手打來的。

夜震霆再不去見她,她又要帶著幾個駭人的野獸來堵他了。

上了車,夜軍才心有餘悸的說:“那位華小姐,之前也打了我的電話,威脅說,太陽下山之前見不到你,她就要發飆了。”

“哈哈……”夜震霆笑了,“那得開快點兒,要是去晚了,她恐怕會把秋名山都給燒了。”

“那祖宗脾氣真火爆,我現在覺得冷小姐真是溫柔如水,和藹可親……”夜軍想想都覺得瘮得慌。

“廢話。”夜震霆瞪了他一眼,“就算冇有那女魔頭的對比,我家老婆也是溫柔如水,和藹可親。”

“是是是。”

夜軍連連點頭,催促阿海加快車速。

開了冇多久,阿海突然說:“有車在跟蹤我們。”

“嗯?”夜震霆抬目看了一眼後視鏡,“是冷家的人。”

“會不會是想跟蹤我們,找到佛手?”夜軍眉頭緊皺,“這都是一家人,也不好正麵起衝突啊。”

“在前麵停車。”夜震霆吩咐。

“是。”阿海放慢車速,在前麵停下。

“怎麼回事?他們發現我們了?”隨從不安的詢問冷蕭。

“應該是。”冷蕭眉頭一皺,“但是夜王既然冇有讓隨從甩開我們,而是把車停在路邊等我們,看來是有話想說。”

“那……”

“開過去。”

“是。”

銀色邁巴赫開過去,停在黑色勞斯萊斯幻影旁邊。

冷蕭下了車,主動過來打招呼:“夜王,久仰!”

“回去告訴l,我晚上十點來找他當麵談。”夜震霆微笑的說,“在這之前,請給我一點時間。”

“這……”冷蕭想了想,為難的說,“請稍等,我跟先生彙報一下。”

夜震霆做了個請便的手勢。

冷蕭立即走到一邊去給冷帝風打電話,將夜震霆的話如實轉達。

冷帝風沉默了幾秒,淡淡迴應:“撤吧。”

“是。”冷蕭連忙去回覆夜震霆,“夜王,晚上十點,先生恭候您的大駕!”

“我會準時到。”

“好的!”

冷蕭很快帶著隨從離開。

等他們的車走遠了,夜震霆才讓阿海開車回秋名山。

“l這次好像好說話了?”夜軍揣測道,“是不是因為冷小姐和孩子們,他放下成見了?”

“不是。”夜震霆勾唇一笑,“是因為佛手。”

“啊?”夜軍冇聽懂。

“他以為他猜不到佛手在半山南?”夜震霆挑眉問,“我們的方向都是朝著秋名山開去的,他肯定猜到了佛手的藏身之處,隻是,他不想跟她硬來,而是想用一個緩和的方式,讓她自己回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