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怎麼這樣?”夜軍十分震驚,“他可是孩子的親舅舅啊,還利用孩子來交換?”

“他不會傷害大寶。”這一點,夜震霆倒是很肯定,“他隻是想讓佛手回去。”

“那我們該怎麼辦?”夜軍對這事很頭疼,“l先生今天才救了我和冷小姐……”

“當然不能正麵衝突。”

經過這麼多事,夜震霆已經成熟了許多,開始客觀看待冷夜兩家的關係,也不再像以前那樣對冷帝風充滿敵意。

想著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,他感歎道,“不管怎樣,他救了千雪和辰辰,他老婆又救了我,他們夫妻兩,對我們有恩。”

“這倒是……”夜軍很意外,冇想到,夜王現在已經想通了。

“你先去處理公司的事。”夜震霆吩咐道。

“是。”夜軍點頭,匆匆離開。

夜震霆扭頭看著病床上的冷千雪,心疼的撫摸她的臉頰。

“夜總,冷小姐失血過多,身體虛弱,恐怕得晚上才能醒來了。”候在旁邊的醫生輕聲說。

“嗯。”夜震霆應了一聲,扭頭對冷冰說,“幫我照顧她。”

“是,我會的。”冷冰點頭,“您要走?”

“我得去一趟公司。”夜震霆看了一眼手錶上的時間,“我晚上過來。”

“好的,這裡就交給我,您放心吧。”

冷冰送夜震霆出去,夜輝一直等在外麵,見到夜震霆,他十分激動,“夜王!”

主仆兩人都坐在輪椅上,經曆一場劫後餘生,彼此心中都非常感慨。

“活著就好。”夜震霆微笑的看著夜輝,拍拍肩膀說,“快點好起來,還有很多事需要你去做。”

“嗯嗯。”夜輝連連點頭。

“夜王!”

長廊裡,阿海和另外那些金牌隨從都在次等候多時,看到夜震霆,一個個都非常激動。

經曆這次浩劫,他們更加珍惜跟隨夜震霆的日子。

“很好,一個都不少。”

夜震霆掃了一眼這些人,唇邊揚起欣慰的弧度。

聽到這句話,大家都忍不住紅了眼……

“一隊人馬留在這裡保護夫人,二隊跟我去公司。”

夜震霆冇有什麼矯情的話,直接安排任務。

“是!!!”

十八個人異口同聲的回答,聲震如雷。

“噓!”夜震霆做了個手勢,“不要吵醒夫人。”

“是,嘿嘿……”

十八個一米**的男人,頓時有些不好意思,靦腆的笑了。

旁邊,夜軍和夜輝看到這一幕,都有些淚目了。

人人都說夜王冷酷無情,不可一世,隻有他們知道,其實他是那麼的有情有義,要不然,這些人不會誓死效忠,不離不棄的跟隨他。

之前發生很多事,大家都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境……

可現在,總算是雨過天晴了。

房間裡,冷冰拉開窗簾,看著天際的那一輪彩虹,心情頓時明朗起來……

天空如同被洗過了一般,變得乾淨純粹。

所有的陰霾都散去了,真好!

“嘟……”

電話突然響了,冷冰怕吵醒冷千雪,急忙關了聲音,掩著話筒接聽電話,“喂,冷漠!”

“冷冰,冷小姐呢?”冷漠急切的問。

“冷小姐還在昏睡中,怎麼了?”

冷冰看了一眼病床上的冷千雪。

“先生派人來接一二零,車子已經開到院子裡了,我想想,還是應該先問問冷小姐。”

“這個……”

“冷漠,先生的話,你都不聽了?”

冷冰正要說話,冷蕭不悅的聲音就從電話那頭傳來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