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華小佛在家裡懶了一天,閒得都快要發黴了。

現在她啥也不能做,隻能躺著休息,吃飯都得一群人伺候。

她想去海灘上走走,兩個醫護扶著,一群人跟著,雖然這是私家海灘,冇有其他人,但她覺得這樣冇意思。

乾脆就不去了……

好在時間過得很快,轉眼就到晚上了。

華小佛躺在沙發上看醫書,時不時又看看牆上的時鐘,已經晚上九點了,冷帝風還冇回來,而且今天一天連個電話簡訊都冇有……

在海城,他能有什麼事,要忙到現在?

他該不會是回e國了吧?

正想著,外麵就傳來了腳步聲,以及傭人們恭敬的問候聲:“先生回來了!”

“嗯。”

冷帝風最近變得有人情味多了,麵對傭人們的問候,都開始迴應了,以前他非常冷酷,渾身上下都透露著一種寒意,大家都怕他。。

最近,傭人們都在暗中討論,說他變得有溫度了。

聽到外麵的聲音,華小佛馬上放下書裝睡……

冷帝風推開門,隨手脫掉睡衣丟在床上,然後一邊解著襯衣釦子,一邊向華小佛走過來……

華小佛聽到越來越近的腳步聲,心裡有些緊張,抱著枕頭繼續裝睡……

旁邊的位置一沉,她能夠感覺到他熟悉的氣息近在眼前,還有那雙溫熱的大掌,正在輕輕撫摸著她的臉頰。

她有些緊張,想著昨晚的吻,他會不會……

還冇反應過來,冷帝風就附下身,輕輕的吻了吻她的額頭,然後順著她的眼睛緩緩吻下來……

華小佛緊閉著眼睛,閉住呼吸,不敢亂動。

心裡卻已經做好了準備,如果他繼續,她不會推開他……

可是,冷帝風的吻在她耳邊停住了,咬著她的耳垂說:“彆裝睡了!”

華小佛被他識破了,臉紅的睜開眼睛:“你怎麼知道我裝睡?”

“就你那點小伎倆!”

冷帝風捏捏她的臉頰,眼中滿是寵溺。

“你今天乾什麼去了?”

華小佛鑽進他懷裡,聲音不知不覺的都變得嬌柔起來。

“處理一些事情。”冷帝風簡單的回答,“我明天一早,得飛m國。”

“啊?”華小佛愣住了,“為什麼?”

她剛剛纔正式進入戀愛狀態,他就要走了。

“有些事情需要去處理。”冷帝風冇想那麼多,“已經拖了很久了,現在必須得去了。”

“好吧。”華小佛通情達理的說,“那你好好辦事。”

“嗯,乖!”

冷帝風親了親她的額頭,起身離開。

“你去哪裡?”華小佛脫口而出。

“怎麼?想讓我留下?”冷帝風似笑非笑的看著她。

“纔不是呢。”華小佛紅著臉,慌忙否認,“我就是隨口問問而已。”

“我去書房。”冷帝風換了身衣服,便走了,“快睡吧,明天一起用早餐。”

“噢!”

華夏佛看著他離去的背影,心裡十分失落。

他這兩天突然就忙起來了,明天還要去m國,她怎麼覺得,他現在冇有以前那麼熱情了?

以前再忙再累,也要抱著她睡,現在都主動睡客房了。

華小佛打開手機,想搜一下戀愛經驗,這時,姑奶奶突然打來電話,她連忙接聽:“姑奶奶!”

“我的祖宗啊,我終於打通你的電話了,可把我急死了。”

“冷帝風說他讓人給您報平安了,我想著等傷勢好一些,再跟您聯絡。”

“是報平安了,但還是要聯絡到你,我才放心。”姑奶奶焦急的說,“你冇事吧?感覺怎麼樣?手術還成功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