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冷帝風這才放心的出去了,關上門,臉色馬上沉了下來:“億登跑出去了?”

“先生,您真是料事如神啊。”冷蕭驚歎道,“我剛接到訊息,都驚呆了。”

“應該是m方那邊的人搞的鬼。”冷帝風徑直往書房走去,“牧師背後那幫人還不死心。”

“是。”冷蕭點頭,“雖然經過上次的事情,牧師的勢力被削減了,但還是為他們所用,現在還暗中拉攏億登,看來是想搞事情。”

“哼!”冷帝風不屑一顧。

“歐美市場不好搶啊。”冷蕭感歎道,“先生,我們要不要……”

“槍都已經舉起來了,哪有退縮的道理?”冷帝風冷冷的說,“兵來將擋水來土掩!!”

“是。”冷蕭點點頭,“那我們現在要做些什麼?”

“不必了。”冷帝風淡淡的說,“這件事,總統先生比我們著急,讓他自己去處理,我們隻是商人,隻做商人該做的事情。”

“明白了。”冷蕭一下子就領悟了,“那近期總統先生找您,我找藉口推掉。”

“嗯。”冷帝風滿意的點頭,“三大家族那邊怎麼樣?”

“皇少旗和閻萬裡最近安分許多。”冷蕭低聲說,“赫家還在蠢蠢欲動,也許是上次給您製造緋聞成功了,覺得有機可趁……”

“赫之明真是死不悔改。”冷帝風危險的眯著眼睛,“不用管他,讓他們繼續躁動,錯得越多越好。”

“明白。”冷蕭十分有默契,“可是,如果不管製,他們恐怕會更加肆無忌憚,到時候會不會影響您跟華小姐……”

“小佛不是那麼不明事理的人,再說了,我也冇做什麼。”冷帝風倒是不在意,“現在要想抓住三大家族的狐狸尾巴,就得縱容他們犯錯。”

“明白了。”

“近期得去一趟m國,那邊的垃圾,該清理清理了。”

“懂,我馬上去安排。”

冷帝風在書房處理了一會兒公務,淩晨一點多纔回到房間。

華小佛已經睡著了,大概是剛剃了光頭,她有些害羞,用被子捂著腦袋,像一隻小貓躲在被子裡。

冷帝風看著她可愛的樣子,有些心動,但是想到她現在傷勢嚴重,他怕不小心弄到她的傷口,就直接睡沙發了。

以前對睡眠環境很挑剔,大概是這陣子在醫院守夜習慣了,再加上很累,現在在沙發上居然也睡得很香。

很快,冷帝風就睡著了,睡得很沉……

華小佛半夜醒過來,迷迷糊糊去摸旁邊的枕頭,冇有摸到冷帝風的身影,她有些失落,但隨即又發現冷帝風在沙發上,她不由得有些觸動……

他以前是多麼高傲的存在,自己的床,被人碰一下都覺得是被玷汙了。

現在他直接把床讓給她了,為了不影響她睡眠,他直接睡到沙發上守著她……

這大傻瓜,怎麼那麼傻?

華小佛心裡十分動容,掀開被子,吃力的爬起床,緩緩往沙發上走去……

她想去陪陪他,可是剛走幾步,她身體過於虛弱,腳下一軟,身子向前撲倒…………

還好,關鍵時刻,一直強勁有力的胳膊接住了她。

“你這大半夜的,是想乾嘛?”

冷帝風直接將她抱起來,輕輕放在床上,順勢就壓了下來,但他怕傷到她,雙手撐在她肩膀兩側,保持著一寸的距離。

俊美的臉,近在眼前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