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億登厭煩的掙脫那些貴族賓客,親自拿著槍衝向冷帝風,想要殺了他……

就在這個時候,遠處飛來一片直升機,銀色機身,還有著金蛇標誌,那是總統的禦用軍隊。

奧克慌忙拉住億登,焦急的說:“總統來了,咱們可不能再衝動了。”

億登看著天際那一片直升機,再看看冷帝風。

此時,冷帝風正用一種嘲弄的眼神看著他,冷冷的說了一句:“你,輸了!!!”

億登徒然頓住腳步,這一刻,他才明白,今晚這個鴻門宴,不是他給冷帝風的,而是冷帝風給他設置的陷阱!!

冷帝風根本就是故意把事情鬨大,故意激怒他,然後反過來拿捏他的罪證,一次性將他……置於死地!!!

“好高的招數!”

威廉王子看著這一幕,微微眯起了眼睛,他到現在才知道,自己低估了冷帝風。

一直以為,冷帝風空有一身本領,但性子桀驁,權謀之事欠缺火候。

現在才知道,冷帝風在不經意之間就能夠運籌帷幄,翻手為雲覆手為雨,那俯視萬物的傲氣和自負,無人能敵!!!

“好厲害啊!”

皇少旗看得激動不已,此時,他再次看向冷帝風,比起以前多了一份畏懼……

從前他跟冷帝風作對的時候,是冷凝霜的親信幫冷帝風解決了問題,他們兩人根本就冇有來得及正麵交鋒!

可以說,這些年,除了商業技能和身手之外,皇少旗並冇有見識過冷帝風真正的權謀,而今天,他總算是見識到了!

高,實在是高!

除了那個未婚妻的出現是個意外,所有的一切,都在冷帝風的計劃之中。

億登,堂堂副總統,野心勃勃的權謀家,一出手,直接被冷帝風乾倒,毫無招架的餘地!

現在,將來,都不可能翻身了……

“少旗,你看懂了嗎??這,這究竟是怎麼回事?”赫之明慌裡慌張的來問皇少旗,“為什麼總統先生的禦用直升機軍隊會在這個時候趕來?莫非……”

說到這裡,赫之明一下子睜大眼睛,“莫非是冷帝風早就跟總統先生約定好了,故意激怒億登,反將他一軍??”

“你總算是看明白了。”皇少旗冷冷一笑,“所以我說,不要跟l鬥,你怎麼死的都不知道。”

聽到這句話,赫之明雙腿一軟,差點癱倒在地……

閻萬裡急忙扶住他,心慌意亂的說:“你快想想辦法啊,不然我們兩家就死定了。”

“你要我怎麼想?我這次是豁出去了,我,我……”赫之明都快要哭了,“怎麼辦?怎麼辦?”

“還有一張底牌。”閻萬裡看向赫子君。

此時,赫子君還怔在那裡,愣愣的看著天空,她彷彿是明白了一切,亦然想起,冷帝風曾對她說的話……

如果她喜歡副總統,他不會阻止她嫁給他,但若是為了家族利益,大可不必。

現在,赫子君總算明白,冷帝風早就看穿了一切。

他有足夠強大的能力,可以與任何權勢抗衡,根本不需要犧牲愛情來維護家族利益,他做到了……

可惜,她冇有早早領悟到。。

“是啊,你女兒還能救你一命。”皇少旗嘲諷的冷笑,“就憑著子君在最後關頭,依然苦苦哀求億登放過l,l就會還她一個人情!”

聽到這句話,赫之明總算是鬆了一口氣,還好,還有一條活路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