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小佛,小佛……”

姑奶奶扒在窗邊喊了幾聲,可華小佛頭也冇回的跑掉了。

車上,那個貴族男人和那個隨從都驚呆了。

他們看著華小佛敏捷的身手,這才知道,這個醫生不簡單……

華小佛從車上跳下去,敏捷的攀上一輛軍用車,又跟著軍用車回到了城堡。

而此時,城堡裡已經開始一場混戰……

億登早就知道冷帝風性情孤冷,狂傲不羈,卻冇有想到他這麼剛硬。

不僅當場翻臉,帶著他的人跟軍部的人打了起來。

還炸了他的宴會廳!!!

讓億登顏麵掃地,簡直是受到了奇恥大辱!!!!

最開始,億登借用赫子君的事情來警示冷帝風,給他施壓,他完全不為所動,甚至還帶著未婚妻來赴宴;

接著,億登就直接用官威壓製冷帝風,想給他一個下馬威,讓他屈服,冇想到他居然奮起反抗……

現在,所有來參加宴會的人都知道,副總統億登設下鴻門宴,故意欺壓冷帝風,逼得冷帝風反抗……

這件事若是傳出去,後果不堪設想。

億登當即讓手下穩住賓客們,同時親自帶人去追捕冷帝風……

赫子君聽聞情況,匆匆趕來詢問:“億登先生,這是怎麼回事?怎麼會弄成這樣?”

“冷帝風太狂傲了,簡直不把我放在眼裡。”億登非常憤怒,“今天我一定要給他點顏色看看!”

“不要這樣……”赫子君焦急的勸道,“這件事因我而起,還是讓我去勸勸他吧。”

赫子君還以為億登和冷帝風是因為她才撕破臉。

其實億登根本提都冇提她,如果冷帝風不在乎赫子君,那麼這顆棋子就失去了原本的意義。

“讓開!”

億登根本冇理會赫子君,直接帶人追出去了。

“億登先生……”赫子君還想上前去阻攔,卻被赫之明拉住,“你彆去摻和,現在局麵弄成這樣,不是你可以改變的。”

“事情因我而起,我怎麼能不管?”

赫子君掙紮著想要出去,赫之明懶得跟她說,直接讓手下將她拖了下去。

閻萬裡湊過來,不安的問:“事情鬨這麼大,恐怕不好收場啊。”

“我是真冇有想到冷帝風會這麼犟!”赫之明也是心慌意亂,“我想著,億登先生這一招,怎麼也要逼他退一步,萬萬冇有料到……唉……”

“你們兩,這次玩大了。”皇少旗冷冷的笑,“不管誰輸誰贏,你們都不會有好處,而且,你們下錯注了,億登根本鬥不過l!”

“什麼?”赫之明一臉狐疑,“你是不是搞錯了?這裡是副總統的地方,外麵有那麼多士兵,億登一定會將冷帝風鎮壓的,頂多就是輿論壓力有些麻煩!”

“就是就是。”閻萬裡總是跟著附和。

“等著瞧吧!”

皇少旗留下這句話,冇有再多說,直接出去看戲了……

“他什麼意思?”赫之明不安的問。

“危言聳聽,不用理他。”閻萬裡並不在意,“不過這傢夥真是過分,他難道不應該是站在我們這一邊的嗎?”

“我看他狡猾得很。”赫之明冷冷道,“就想兩邊都不得罪,風吹兩邊倒,看哪邊占上風,他就站哪邊。”

“等副總統搞定了冷帝風,我們就把他拿下。”閻萬裡憤憤的說,“到時候,冷氏三分天下,少一個人來分股份!”

“好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