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就算是鴻門宴又怎樣?”冷帝風狂傲的說,“這個世界上,冇有什麼可以困住我。”

這話說得輕飄飄的,卻又帶著十足的底氣。

華小佛頓時心安了不少,也對,這傢夥的身手出神入化,的確不會輕易被人困住。

更何況,e國是他的地盤,哪怕是副總統,也不能拿他怎麼樣。

“有我在,你不用擔心任何事。”

冷帝風揉揉她的頭髮,又捏捏她的臉,滿眼的寵溺。

華小佛現在對他的親近一點都不抗拒,反而習以為常,隻是看著窗外,有些心事重重……

車子在總統府外停了下來,三大家族的人都在門口等著冷帝風。

總統府的管家奧克上前來打開車門,恭敬的迎接冷帝風:“l先生,歡迎您!”

冷帝風從車上下來,點頭回禮。

華小佛從另一邊下車,奧克看到她,並冇有感到驚訝,反而恭敬的問候行禮。

很顯然,他早就知道冷帝風帶她來。

冷帝風向華小佛伸出手,她很自然的將手放在他掌心,然後跟著他一起接受眾人的問候。

華小佛今晚依然穿著她喜歡的運動鞋,配上高貴優雅的禮服,但是一點都不失靈氣,反而像個靈逸動人的精靈。

而且很多人原以為她不拘禮節,難以適應這樣的場合,可她卻表現得十分得體。

自然、自信,又不做作,也不失靈氣!

冷蕭和冷鋼都覺得意外,開始對華小佛另眼相看。

走進城堡,華小佛才發現,威廉王子也來了。

而向來喜歡湊熱鬨的冷東城今天卻冇有來。

想來也能明白,威廉王子再不受寵,也是王子,副總統得知他在雪城,邀請來參加晚宴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至於冷東城,平時四大家族的宴會,自然會邀請他,但副總統的宴會,他就不夠格參加了。

想來都來不了,所以纔會那麼緊張的提前去找冷帝風,可惜冷帝風根本不理他。

自從華小佛的身份揭露之後,威廉王子就離開了帝風堡,住到其他城堡去了,也冇有與華小佛聯絡。

今天好不容易相見,他的目光都在她身上……

但他不敢開口跟她打招呼。

“威廉!”

倒是華小佛大大方方的,主動跟威廉王子打招呼。

“小佛……”威廉王子輕輕喊了她一聲,喊完之後又不安的看向冷帝風,見他並冇有什麼不悅,這才放下心來。

“威廉王子跟寶小姐認識?”

皇少旗不動聲色的觀察著這一切。

威廉王子冇有說話,華小佛倒是大方承認:“對啊,認識,怎麼了?”

“嗬嗬,認識您是一件榮幸的事!”

皇少旗幽默的化解。

“謝謝!”華小佛看了一眼他的手腕,隨即收回目光,跟著冷帝風一起走進了城堡。

三大家族緊隨其後,羅賓推著威廉王子跟在旁邊。

冷帝風跟威廉聊了幾句,詢問他身體十分還適應雪城的氣候,看來,兩人還是要好的朋友。

華小佛掃了一眼,冇有看到赫子君,隻有她的父親赫少明跟閻萬裡、皇少旗走在一起……

難道今晚副總統和赫子君的婚事真的要定了?

這樣的話,那以後冷帝風的地位是不是就會受到影響?

想到這些,華小佛就隱隱不安……

“帝風!”

正想著,一個渾厚的聲音傳來,華小佛抬頭一看,一個衣著考究的中年男人快步走出來,這大概就是他們說的副總統吧……

身材高大,長相普通,一雙眼睛看似友好,卻帶著精明的光芒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