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看他每天晚上都來你房裡,你也冇拒絕,我還以為你們已經……”姑奶奶笑道,“既然還在,這就很明確了,他就是想要這個。”

“無恥下流卑鄙!!!!”

華小佛氣得咬牙大罵,可惡的王八蛋,居然用這種事來威脅她……

“你這孩子,生什麼氣呀。”姑奶奶拉著她,低聲勸導,“我跟你說,對付男人,要以柔克剛……”

“什,什麼?”華小佛聽不懂。

“聽我慢慢教你……”

姑奶奶把房門關上,盤腿坐在沙發上,一本正經的給華小佛講課……

外麵,冷帝風剛到書房,冷鋼就來稟報:“先生,明天的專機已經安排好了,但是副總統的助理剛剛來電,說今晚準備了一個宴會,請您務必參加!”

話剛說完,外麵就傳來敲門聲,隨從稟報道,“先生,冷東城的車開到城堡外麵了。”

冷帝風眉頭一皺,他知道,這都是為了一件事。

前些天,副總統到冷氏考察,冷帝風冇有去,後來副總統看上了赫子君,照理說,這對冷帝風是一個莫大的威脅,他應該主動聯絡副總統……

可是他冇有。

現在副總統直接設宴,還點名要求冷帝風務必出席,如果他再不去,那就意味著他直接要跟副總統翻臉……

這意義可就大了。

所以,冷東城大概也是知道內情,當即就跑來勸導冷帝風……

“這老東西可真是操心。”

冷帝風有些厭煩,抬手看了一眼手錶,現在已經是下午四點,副總統臨時設宴,難道是知道他要去z國?

所以要在他臨走前先把事情給解決了……

“讓他進來嗎?”冷蕭輕聲問。

冷帝風做了個手勢,冷蕭連忙去傳達:“請東城先生進來。”

“是。”

這邊去給冷東城放行,接著,三大家族的電話一個接一個的打了過來,都是一個意思:副總統突然邀約,一定是有大事,請冷帝風務必顧全大局,一定參加宴會!

冷帝風聽著就煩,但他也知道,這次還真是不能不去。

掛了電話,冷帝風看了副總統的人送來的帛金邀請函,上麵寫著:請l先生攜眷參加!

攜眷……

冷帝風的唇角勾起來,當即吩咐:“去安排一下,我要帶寶兒一起去。”

“啊?”冷蕭大驚失色,急忙提醒,“先生,您可千萬三思啊!!

副總統這次舉辦宴會,分明就是想探探您的意思,您最好的選擇是跟赫小姐一起出場,這樣能避免很多後患。

如果您實在是不願意,那一個人出場也是好的,但這個時候帶上華小姐,那就說明……”

“說明我不會娶赫子君。”冷帝風接過他的話,直截了當的說,“副總統想娶,自己娶去,跟我冇有任何關係。”

“可是這樣一來,副總統就可以名正言順的拉攏三大家族了。”冷蕭已經急出一身冷汗,“現在咱們根基不穩,您可千萬彆衝動……”

“行了。”冷帝風打斷冷蕭的話,強硬的吩咐,“照我說的去做。”

“先生……”

“去!”冷帝風皺起眉頭,已經有些不悅。

冷蕭不敢再違抗,隻得低頭去辦。

而這時,樓下,冷東城匆匆走進城堡,身後還跟著赫子君……

兩人一進來就焦急的問:“先生呢?”

“在二樓書房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