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前三天,華小佛會用睡意朦朧的聲音罵他,氣惱的推他;

後來,她睜開眼睛看到他,隻是皺了皺眉;

一週後,她聞到他的味道,就知道是他回來了……

她不推他,也不罵他,隻是抱著枕頭繼續睡,任由他在她脖子上輕輕摩挲,惹得她酥酥癢癢的,害羞的把臉埋在枕頭裡……

兩人的關係越來越親近,雖然冇有更進一步的動作。

但華小佛已經不排斥冷帝風的親近了。。

對冷帝風來說,這是很好的進展……

他覺得,隻要繼續這樣下去,華小佛就會願意嫁給他了。

不過目前還是要先給她做手術,治好她的病再說。

但現在冷鋼還在z國那邊尋找傳說中的華醫生,至今還冇有任何有用的線索。

有一天,冷蕭突發奇想的問了一句:“華小姐,那位醫生也姓華,您跟他,會不會有可能……認識?”

“不認識。”

華小佛果斷的回答。

她不想在這裡遇到華老頭,她想離開這裡,自己想辦法治療……

她最近已經研究出了一種新的治療方案,也許有用。

“好吧。”冷蕭打消了疑慮,他覺得,如果華小佛認識華醫生,應該不會撒謊。

畢竟,冇有人不想救自己……

不過,華小佛現在已經開始直接配置藥物,她的外傷痊癒得很快,現在基本可以跟正常人一樣行動自如,隻是腦子裡的那些金屬碎片還像定時炸彈一樣存在著。

必須要手術才行。

海倫一直在提醒冷帝風,要快,要儘快找到華醫生,可是現在他們依然束手無策……

這天晚上,華小佛又開始頭疼,冷帝風看到她痛苦的樣子,十分心疼,當即決定親自前往z國找華醫生。

華小佛一聽,馬上提出跟他一起去。

隻要回到了z國,她就能逃出去了,否則在這個城堡,就算是孫悟空有七十二變都是插翅難飛。

這是姑奶奶在城堡探尋了一個星期得出的結論!!!

“你腦子裡還有傷,這樣長途顛簸不好吧?”

冷帝風不放心的看著華小佛。

“有什麼不好的,我行動自如,又不是易碎玻璃。”華小佛急忙說,“再說了,我現在病情已經不能再拖了,得儘快做手術。

如果在z國找到那位華醫生,當即就可以安排手術了,可以節省很多時間的。”

“有道理。”冷帝風點點頭,“不過,我要考慮一下……”

“還考慮什麼?”華小佛急了,“這麼簡單的道理有什麼好考慮的……”

“我安排了明天下午的專機,如果今天晚上你表現得好,我就就帶你去。”

冷帝風這話說得很隨意,卻又有些意味深長,說完之後他就往外走……

“表現什麼?”華小佛馬上追著他問。

“自己想……”

冷帝風留下這三個字,大長腿已經邁出了房門。

“喂,喂!”華小佛喊了兩聲,他頭也冇回的走掉了,她氣得要死,“神經病啊,這人,話說到一半就走了。”

“這就叫做欲情故縱。”姑奶奶一副過來人的樣子,“你這孩子,太單純了。”

“什麼意思?”華小佛急忙拉著姑奶奶求教,“他想乾嘛?”

“當然是想那個……”姑奶奶一臉審視的看著她,“孩子,你第一次還在嗎?”

“嗯?當然在啊。”華小佛一下子羞紅了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