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冷帝風起身整理著衣服,動作優雅得就像一幅畫,然而,那漫不經心說出來的話,卻又帶著野獸般的佔有慾……

“等你傷好了,我就吃了你!”

他的喉嚨微微欲動,帶著隱忍的**。

“滾!!”華小佛怒喝。

冷帝風替她蓋好被子,對她微微一笑,轉身離開……

這時,姑奶奶喬裝的醫護正好跟著諾拉一起進來送湯,冷帝風瞟了他一眼,什麼都冇說,徑直去了書房。

冷蕭來稟報事情,最後小心翼翼的提醒:“先生,我總覺得,那個醫護,有些怪怪的。”

“嗯?”冷帝風挑眉,“怎麼?”

“今天我去找華小姐的時候……”

冷蕭將醫院發生的事情詳細稟報給冷帝風。

冷帝風聽完之後,不以為然的說:“凱莉不是說什麼都冇發生麼?”

“是,可是……”

“她是寶兒點名要的人,即使有問題又如何?寶兒高興就好。”冷帝風語氣淡漠。

“但是這位阿姨可能不是普通人……”

“那又如何?”冷帝風眉頭一皺,已經有些不耐煩,“養你們這些人是做什麼的?不就是為瞭解決問題?一個阿姨都搞不定,要你何用?”

“是。”冷蕭慌忙低下頭,不敢再多言。

他心裡很清楚,那位阿姨跟華小佛應該是一夥的,還有那個倒黴的前任哥。

他本想提醒先生,現在,反倒被先生上了一課。

冷帝風用完午餐,又出門了,臨走前叮囑冷蕭:“留幾個機靈的人在城堡裡守著。”

“明白。”冷蕭立即去安排,他當然知道,主人是不想讓華小佛跑了……

此時,房間裡。

阿樹送來了華小佛的揹包,華小佛連忙遣退其他人,找藉口留下了姑奶奶。

姑奶奶打開她的揹包,看到裡麵的寶石,激動地眼睛在發光:“這傢夥出手這麼大方,對你這麼好,關鍵長得還這麼帥,小佛啊,你就從了吧!!”

“姑奶奶您說什麼呢……”華小佛趴在床上,一臉無奈,“白皓都被抓了,您就不著急嗎?”

“著什麼急?”姑奶奶一臉不屑,“他假冒你前男友,那個冷帝風不會殺他的,頂多把他關起來威脅你。再說了,他那麼笨,不受點教訓哪能成長啊。”

“可我不想待在這裡……”華小佛看著華麗卻冰冷的房間,忍不住歎了一口氣,“就像金絲雀一樣,冇有自由。”

“這倒是真的。”姑奶奶也感歎道,“冷冰冷的冇有一絲人氣兒……”

“我想回家,想那些孩子。”華小佛托著額頭,一臉傷腦筋的樣子,“還有我養的那些小寵物,不知道他們現在怎麼樣了。”

“你管那些叫小寵物?”姑奶奶打趣道,“一群老鷹啊,蒼狼,還有豹子……”

“多可愛啊。”華小佛翻了個白眼,“反正我就想走。”

“放心吧,有姑奶奶在,一定帶你離開。”姑奶奶安慰道,“你乖乖的,好好吃飯,好好養傷,等到合適的時機,我一定能想到辦法。”

“通訊器都毀了,怎麼想辦法?”華小佛眉頭緊皺,“而且白皓都被他們抓了。”

“哎呀,你忘了姑奶奶以前是做什麼的?”姑奶奶得意的挑眉,“m國特工,什麼大風大浪冇見過?”

“也對。”華小佛心裡寬慰不少。

“不過小佛,你還是要學會煉毒用毒,不是用來害人,而是在關鍵時刻可以救自己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