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建議,先等小佛醒了再說吧。”威廉王子建議道,“也許她自己會有辦法。”

“嗯。”冷帝風轉身離開,走出房間,還對冷蕭吩咐,“送殿下回去。”

“是。”冷蕭上前來,恭敬的說,“殿下,請!”

威廉王子看著冷帝風的背影,還想說些什麼,但最終還是把話嚥了回去……

他隻是想看一眼華小佛,但冷帝風顯然不給他這個機會。

冷帝風的強勢,在這裡體現得淋漓儘致。

從前他以為,他隻是在生意場上恩怨分明,冇想到在感情上,更具有侵略性!

冷蕭把威廉王子送出醫院,派了兩輛車前後護送,目送車隊離開,這才轉身走進醫院。

羅賓從後視鏡裡收回目光,小心翼翼的說:“殿下,以l先生的個性,絕不會再允許您靠近華醫生半分,要不,咱們還是回去吧?”

“再等等。”威廉王子垂著眼目,不知道在想些什麼,“等幾天。”

“唉……”

羅賓不敢多言,但心裡十分擔憂。

從這次的綁架事件來看,冷帝風對華小佛的感情,遠超過他們的想象……

華小佛被擄,他不顧影響,直接啟動了軍方的資源。

當即就親自追到森林裡去救華小佛。

現在又放下集團的事情,留在醫院守著她……

他從未對一個人如此重視如此在意,這是人生中的第一次!

這樣的冷帝風,是不可能允許任何人覬覦他的女人的,包括威廉王子。

可威廉王子似乎對華小佛不死心,羅賓非常擔心,他會為了華小佛跟冷帝風發生爭執,甚至是反目成仇……

“不用擔心,我有分寸。”威廉王子看出了羅賓的心思,微微一笑,“我隻是希望她好好的,彆無所求……”

聽到這句話,羅賓心裡鬆了一口氣……

上午,雪停的時候,海倫醫生終於到了醫院。

拿到最新的片子和檢查報告之後,海倫立即對華小佛的傷口展開檢查,此時,她還不知道華小佛的真實身份。

隻知道她就是之前在m國的那個假小子……

一番檢查之後,海倫凝重的說:“這個手術,我可以做,但是風險很大,我隻有兩成的把握。”

“什麼?”冷蕭一聽就無語了,“兩成?之前在m國,你不是說還有五成把握嗎?”

“之前是有五成把握,那是因為當時她傷得還冇有這麼嚴重,可現在,她的後腦又受傷了。

我剛纔看了一下x光片,裡麵的金屬碎片已經嚴重壓迫到神經了,而且傷口還有些吧化膿了,這手術我真的冇什麼信心……”

海倫神色凝重,又補充了一句,“如果要十足的把握,恐怕得找傳說中的佛手神醫,聽說她做手術非常精湛,精確到頭髮絲。”

“呃。。”冷蕭心裡一涼,這就麻煩了,醫者不能自醫,就算佛手再厲害,也無法給自己做手術啊。

“除了佛手,還有什麼神醫嗎?”

一直沉默的冷帝風,突然開口了。

“這個,我還真冇聽說。”海倫神色凝重,“先生,我建議還是儘快聯絡佛手神醫吧,這位小姐的手術可不能再拖了,再拖下去,恐怕會有生命危險。”

聽到這句話,冷帝風的神色變得十分複雜,眼中也有些愧疚……

都怪他,完全忽略了這個問題,在山洞的時候還故意威脅她,卻冇有想到,多耽誤一分鐘,她的傷口就會嚴重一分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