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冷帝風脫掉華小佛的衣服,為她清理掉身上的老鼠和蟲蟻,脫下自己的外套裹住她嬌小的身體,抱著她走出山洞……

此時,華小佛已經昏昏沉沉,頭疼欲裂,血漿黏在脖子上,散發著濃鬱的腥味……

走出山洞,一股寒冷的風襲過來,吹得華小佛稍微清醒了一些,她的小手拽著冷帝風的衣領,虛弱的低吟——

“我的揹包,和護照,還在木屋……”

“早就給你收好了。”

冷帝風說話的時候,山坡上開來一輛越野車。

冷帝風立即抱著華小佛上車。

凱特醫生在車裡給她處理傷口,包紮好之後,車子才啟動,往山下開去……

下山的路上,天已經快要亮了。

黎明的曙光充滿了希望,讓人神清氣爽。

冷帝風低頭看著懷裡安然沉睡的華小佛,心情是前所未有的好。

這一刻,她不吵也不鬨了,溫順的靠在他懷裡,乖得像個孩子。

雖然她身上臭烘烘的,還有鮮血和汙漬冇有清理乾淨,但他一點都不嫌棄,還伸手理了理她額前的髮絲……

嗯,如果永遠可以這樣乖,就好了。

“先生!”阿樹突然想到什麼,急忙說,“華醫生之前後腦有受傷,好像還挺嚴重的,不知道這次會不會影響她的舊傷。”

聽到這句話,冷蕭也想起來了:“對,我看了那個片子,當時還請了海倫來給華小姐檢查。

海倫醫生說,她的腦部有一些金屬碎片,似乎已經壓迫到了腦部神經,似乎當初就是為了這個失憶……”

“如果是這樣的話,那的確很麻煩。”凱特急忙說,“等到了醫院,我先給寶小姐拍個片子吧。”

“通知m國那邊,馬上讓海倫過來。”冷帝風果斷的命令,“安排醫院做好全麵檢查和跟蹤治療。”

“是。”凱特立即打電話通知醫院。

下了山,車隊直接前往醫院。

院方的人已經在門口等候多時,冷帝風親自抱著華小佛下車。

院長和一群專家圍過來,恭敬而殷切的問候。

冷帝風根本冇有理會他們,抱著華小佛大步走進醫院。

凱特醫生在後麵解釋病情,院方立即安排腦部檢查。

檢查之後,院方又緊急召開專家討論會,一起研究這個病情的治療方案。

方案出來之後,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了。

凱特醫生拿著x光片來向稟報冷帝風,大概情況就跟海倫說的一樣,腦部有一些金屬碎片,已經壓迫到腦部神經……

情況非常危險,必須儘快手術。

但是這個手術的危險性非常大,凱特醫生表示,自己和醫院的專家都冇有多大把握。

畢竟,如果手術失敗,他們這些人的腦袋都不夠賠的,冇有人敢輕易接手……

冷帝風當即詢問海倫醫生的情況。

冷帝風說之前已經打了電話,海倫正在來的路上,大概還有幾個小時纔到。

冷帝風打算在醫院陪著華小佛,冷蕭馬上讓家裡人送換洗衣物過來……

而這時,冷鋼匆匆前來稟報:“先生,三大家族的人一直都在找您,說今天早上有重要會議。”

“改到下午。”冷帝風有些不耐煩。

“我已經說了,可是……”

冷鋼的話還冇說完,一個熟悉的聲音就傳了過來,“今天副總統先生要來,帝風,你不參會,恐怕不太好啊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