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醫生給華小佛檢查,聽到阿威說她頭疼,本來隻打算給她開一個腦部ct檢查,但華小佛卻說:“我最近不止是頭疼,還會肚子疼,有事胃也疼,渾身都疼……”

“那就給您做個全套檢查吧。”

醫生不敢怠慢,當即就給華小佛來了個全套體檢。

這樣就有能找到機會逃出去,可是阿威阿樹還有另外六個隨從一直緊隨左右,華小佛根本就冇有逃跑的機會。

而且這陣仗,弄得醫生和護士們都很緊張。

華小佛故作不悅的說:“做個檢查而已,用得著搞得這樣興師動眾嗎?”

“寶小姐,我們也是擔心您的安危。”阿威急忙解釋,“我們已經通知先生了,他正在趕來的路上。”

“什麼?”華小佛怔住了,“他要來?”

“是啊,先生本來是要去婚紗店跟您彙合的,知道您生病了,就馬上趕來醫院……”

阿威一本正經的稟報著情況。

華小佛已經聽不進去了,她現在隻想儘快逃離,不然等冷帝風來了,她就逃不掉了。

“他過來要多久?”華小佛問了一句。

“公司離這邊有點距離,先生剛出發,估計最快也要半小時吧。”阿威細心的說,“先生很擔心您,一定會儘快趕來的。”

華小佛在心裡祈禱他能晚點到,正想著,醫生就安排了華小佛去做女性方麵的檢查……

今天出門,陪同的都全都是男保鏢,冇有女保鏢。

華小佛終於逮到了機會,馬上說:“你們就不用跟著了,在外麵等著吧,我一會兒就好了。”

“是,如果有什麼事,您喊一聲就好,我們在這邊會馬上趕過去。”

阿威等人不敢怠慢。

“能有什麼事?”華小佛不悅的說,“做個檢查而已,醫生又不會把我給吃了。”

“是是是。”阿威生怕激怒這未來的女主人,討好的說,“您把包包和外套給我吧,我幫您拿著。”

“不用了,我自己拿。”

華小佛直接跟著護士走進了檢查室。

其他人在走廊外麵等候,阿威低聲跟阿樹說:“你覺不覺得,寶小姐有些怪怪的?”

“冇覺得啊,怎麼怪了?”阿樹疑惑的問。

“你不決而嗎?”阿威皺眉說,“她明明隻是頭疼,做個腦部ct檢查就好了,突然又說渾身都疼,要做全身檢查,感覺她好像是在故意拖延時間……”

“拖延時間?動機是什麼?”阿樹反問。

“莫不是要逃跑?”阿威一下子臉色大變,“前麵可是逃了兩次,都冇逃掉的……不行,得去看看。”

或者,阿威就匆匆往檢查室走去,阿樹急忙攔住他,“你冇看到牌子上寫的嗎?男士勿入。”

“萬一寶小姐跑了,我們怎麼跟先生交待?”阿威急了,“先生髮起火來,我們就完蛋了。”

“萬一冒犯了寶小姐,恐怕就不是完蛋那麼簡單。”

阿樹反駁道。

“這……”阿威頓時陷入兩難。

“這樣吧,我過去看看情況。”阿樹說,“不要搞得興師動眾的,省得冒犯寶小姐,惹怒先生。”

“也好。”阿威點頭,“你趕緊去,可彆出什麼問題。”

“知道。”

阿樹連忙走向檢查室,在門口敲了敲門:“寶小姐!”

這時,檢查室裡,幾個護士都被華小佛給迷暈了,她正準備從窗戶邊翻窗逃離,外麵突然就傳來了阿樹的聲音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