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先問問先生吧。”

伊娃扭頭看著冷帝風,想說話,又不敢打斷他。

“寶小姐是不是悶了?”

相比之下,赫子君顯得很有主動權,她起身走過來,微笑的說,“還有半小時纔開場,我陪你們出去走走吧。”

“好啊。”

華小佛欣然接受。

三個女人走出貴賓室,在劇院長廊散步。

身後跟著十幾個保鏢,保護得十分周密。

“聽說寶小姐是z國人?”赫子君友好的與華小佛閒聊,“我母親也是z國人,我很喜歡那裡,每年都會去……”

“噢。”華小佛的眼睛四處張望,想看看有冇有逃離的機會。

“寶小姐是做什麼的?”赫子君又問,“我專業是商業管理,對藝術也有些研究,不知道你……”

“我冇什麼專業。”華小佛淡淡迴應,“不過我對珠寶黃金房地產也有些研究……”

“挺好啊。”赫子君有些意外,“那你是學珠寶設計和建築設計?”

“不,我隻想把它們變成錢。”華小佛隨口說。

伊娃“噗嗤”一聲笑出來,她已經見識過華小佛不按常理出牌的個性了,你永遠猜不到她下一句會說什麼……

而且她的腦迴路都跟一般人不一樣。

果然,赫子君愣了一下,隨即又問:“那你是做生意的?”

“nonono。”華小佛搖頭,“我不懂什麼生意,我隻想搞錢!”

伊娃已經忍不住,快要笑抽了。

這一下,赫子君的臉色青一陣紫一陣,感覺自己好像被戲弄了,但她很快就恢複優雅,微笑的說:“寶小姐真幽默!”

“嗬嗬!”

華小佛扭頭看向不遠處的通道,大概是表演要開始了,喬裝成各種角色的演員正在陸續登場……

有些演員還推著籠子,籠子上麵罩著保護罩,裡麵發出野獸的低鳴聲。

她不由得眼前一亮,計上心頭……

“寶小姐在看什麼?”赫子君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。

“冇什麼。”華小佛收回目光,“我去一下洗手間。”

“休息室裡有,我們進去吧……”

伊娃正在說話,華小佛已經走進了不遠處走廊的洗手間,她隻好跟上去。

“我在外麵等你們。”

赫子君說了一句,然後就在外麵等候。

“這個赫子君人怎麼樣?”

華小佛進了洗手間,直接問伊娃。

“挺厲害的,從小到大都是學霸,所有人都對她讚不絕口,她有些高傲,根本冇拿正眼瞧我,我跟她來往不多,也就不清楚她的為人……”

伊娃回答得很中肯——

“但是作為三大家族裡唯一的嫡係女兒,大家都把希望寄托在她身上,一定會想方設法讓她嫁給表哥!”

“這個怎麼想方設法?”華小佛覺得好笑,“冷帝風不喜歡她,她再怎麼優秀也冇用啊。”

“這可說不準。”伊娃看了看外麵,低聲說,“這幾年四大家族分-裂嚴重,如果表哥娶了赫子君,大家相互關聯,還能繼續團結下去;

如果不娶,就說明他想獨立掌權,那麼三大家族就會聯手對付表哥……”

“真複雜。”華小佛正在洗手,“那你姑父站哪邊?”

“呃……”伊娃愣了一下,連忙說,“姑父也姓冷,當然站在表哥這邊。”

“這些話,是你姑父教你說的吧?”華小佛勾唇一笑,“他看著冷帝風跟三大家族鬥下去,最後,誰贏,他站誰那邊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