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很快,華小佛就打扮好了。

前短後長的白色禮服,微微翹起的頭髮,清新淡雅的妝容,就像一隻可愛的小精靈!

幾個化妝師忍不住稱讚,說華小佛美得讓人心動。

而華小佛看著鏡子裡的自己,也覺得有些陌生。

之前她有時候也曾喬裝打扮,穿裙子戴假髮,但從來冇有這樣精緻過。

分明就是簡簡單單的妝容,稍微收拾了一下頭髮,看起來卻有另一種風格……

那個在叢林裡奔跑的野丫頭,突然就變成了一個靈逸動人的小精靈,美得不可方物!

“太美了,太美了!”

一群造型師和女傭都在由衷的讚歎。

“你看,這樣打扮一下多美呀。”諾拉也為華小佛高興,“先生看了一定會很開心的。”

“他開不開心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開不開心。”

華小佛低頭看著自己腳上十厘米的高跟鞋,戰戰巍巍的站起來,“我現在穿著這鞋子就很不開心,站都站不穩,更彆提走路了。”

“我們為您準備了很多鞋,都可以搭配這條裙子,您可以隨意挑選的。”

造型師們馬上拿來其他的鞋子,擺在華小佛麵前。

華小佛低頭一看,不由得皺起了眉:“全都這麼高呀!”

“有幾雙是八厘米的。”

造型師馬上把那幾雙八厘米的高跟鞋拿到華小佛麵前。

“這鞋我穿不了。”華小佛直接攤牌。

“這……”造型師們欲言又止,不敢說話。

諾拉隻好解釋道:“寶小姐,咱們e國人個子都高,您本來就小巧玲瓏的,要是不穿高跟鞋,就像孩子一樣……”

“穿上高跟鞋,路都不會走了。”

華小佛直接甩掉腳上的高跟鞋,癱坐在沙發上,“找一雙平底鞋吧,要不然就跟冷帝風說,我不去了。”

“這個……”造型師都看著諾拉阿姨。

“唉……”諾拉歎了一口氣,“聽寶小姐的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幾個造型師馬上去找平底鞋,還派人從公司送過來。

他們根本就冇有準備平底鞋,畢竟像這樣的宴會,都是穿著華麗的高跟鞋,從來就冇有人穿過平底鞋。

今天遇到華小佛,也算是一個奇蹟了!

幸好時間提前了,還算充足,找平底鞋就花了一個多小時。

造型公司的人急匆匆送來幾十雙鞋,造型師立即拿出來擺在華小佛麵前給她試穿。

華小佛很快就選定一雙小白鞋,還要了一雙襪子,穿上再跺了跺腳,嗯,舒服多了!

“就這雙吧!”

“呃……”

造型師們都傻眼了,總覺得有些不符合潮流,還想勸幾句,可華小佛已經穿著鞋子快步走出去了。

“車子都備好了嗎?趕緊走吧,早點弄完早點回來睡覺……”

“寶小姐,外套,外套。”

諾拉拿著外套追出來給華小佛披上。

冷鋼和隨從們已經備好車,在樓下等待。

見到化妝之後的華小佛,一幫男人都愣住了……

隻是稍加打扮,就完全變了一個樣子,要說哪裡變了,好像哪裡都冇變,但氣質又似乎完全不一樣了……

“寶小姐請!”

冷鋼親自拉開車門,請華小佛上車。

華小佛抬步上了車,然後靠在沙發上打哈切。

“大概有四十多分鐘的路程,寶小姐可以休息一下。”冷鋼微笑的說,“先生會從公司過去,在城堡外麵與我們彙合。”

“這是什麼宴會?”華小佛隨口問。

“另外三大家族共同為先生準備的生日宴。”冷鋼回答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