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很快,車子就到達了雪城最熱鬨的酒吧。

酒吧老闆帶著幾個小弟,親自在門口迎接,態度恭敬而殷切。

伊娃從車上下來,渾身都透露著不可一世的高傲!

彷彿她踏足這裡,就是一種天大的恩賜。

身後的車裡走出七個保鏢,再加上主車裡的兩個保鏢,一共九個保鏢,前後擁護著伊娃和華小佛走進酒吧。

這裡繁華而喧鬨,絢麗的燈光晃得人眼睛都快要睜不開了,震耳欲聾的重金屬音樂敲擊著心臟。

舞池中央,還有懸掛舞台上,都有各種性感火辣的美女在熱舞,很多年輕男女跟著扭動身姿,興奮而狂野。

這裡大多都是身材高大的歐美人,華小佛這種嬌小玲瓏的個子,顯得有點格格不入。

“嗨,小不點兒!”

一個醉酒的男人對華小佛吹口哨。

華小佛看了他一眼,冇有理會,跟著伊娃一起走到最中間的卡座坐下,欣賞著迷失的樂園。

酒吧老闆送來不少珍藏的好酒,一個勁兒的討好伊娃。

伊娃用e語跟他交談了幾句,就讓他退下了,然後端了一杯漂亮的紅色烈酒給華小佛:“嚐嚐,這杯酒叫烈焰紅唇。”

“好喝嗎?”華小佛接過來抿了一口,感覺還可以,直接一飲而儘,“嗯~還行!”

“酒量不錯啊。”

伊娃勾唇一笑,又給她拿了一杯藍色的雞尾酒,“這個叫……”

“管它叫什麼呢,喝就是了。”華小佛接過酒跟她碰了一下,“乾杯!”

“乾杯!”

伊娃看著華小佛將一杯酒一飲而儘,不由得一陣竊喜,然後跟著喝完了杯中的酒。

“這杯有點苦。”華小佛吃了塊水果,主動端了兩杯紅酒,遞給伊娃一杯,“還是紅的好喝。”

伊娃愣住了,她是想故意灌醉華小佛,好探出她的底細,怎麼這女孩還反客為主了?

到底誰灌誰?

“怎麼?”華小佛笑道,“這裡可都是你的人,我都不怕,你怕什麼?”

“我有什麼好怕的。”

伊娃接過酒,直接一飲而儘。

華小佛也跟著喝完了杯中的酒。

兩人接著又乾掉幾杯,伊娃已經有些醉了,但還不忘了打探華小佛的底細,湊過來問:“說,你到底是誰派來的?”

“你是冷東城派來的吧?”華小佛反問她,“讓你打探我的底細,然後將我趕走,好讓你接近冷帝風,成為他的女人?”

“呃……”伊娃又被她整不會了,“我在問,問你……”

“我看你並不壞,還是回去好好當模特吧。”華小佛又給她倒了半杯酒,“冷帝風又冷血又變態,說不定還有奇怪的癖好,不好伺候……”

“閉嘴,不許說我表哥的壞話。”伊娃有些生氣,“我表哥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男人,最好的……”

華小佛翻了個白眼,懶得理她,掃了一眼守在旁邊的九個保鏢,想著怎麼把他們支開。

“你老實交代,是誰派你來勾引表哥的?”伊娃醉醺醺的,又湊過來問,“是三大家族其中的哪一家?還是夜氏?”

“嗯,我就是夜氏派來的。”

華小佛故意戲弄她,她就不信冷東城敢對付夜氏,他有這個本事嗎?

“。。。。。”伊娃滿臉錯愕,“夜,夜王派來的?”

“冇錯,就是他。”華小佛繼續跟她乾杯,“來,接著喝。”

伊娃剛喝了一口就吐出來了,全部吐在華小佛身上……-